都来读 > 才不信你暗恋我呢 > 55.我可以改

55.我可以改

        此为防盗章  班上的男孩子大多还没上来,  估计在打篮球。

        这几天刚好是初秋,  天气凉爽,都想趁着好天气在外面玩个痛快。

        段芬芳放下手中的小说,  诧异地问:“苒苒,  你又要搬回来啦?”

        “是啊。”

        搬过去和魏西沉做同桌没几天,就又要搬回去,简直把换座位当成家常便饭了。

        陶苒把桌面上的东西收好,  这才起身打算搬桌子。

        教室后门66续续进来几个少年。

        蓝迅一看:“哟,  魏哥,你同桌在搬座位。”

        几个男孩子都才打完篮球,额头上的汗水顺着流向下巴。

        魏西沉走进教室,  顺着蓝迅的目光看过去,陶苒正打算拖桌子,段芬芳也在帮忙。

        他目光当即冷了下去。

        蓝迅瞥了一眼魏西沉的眼神,看着挺不妙的啊,  他要不要拉一下?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做决定,  魏西沉已经走了过去。

        他抬起脚,  踩在陶苒课桌下面的横杠上。

        两个女生正在拉,  魏西沉踩住了横杠,  她们一厘米都没能拉动。

        少年目光冷沉,  看着陶苒。

        段芬芳有个优点就是特别有眼色,她觉察到了魏西沉的目光的可怕,  当即松了手。

        陶苒皱眉看他:“你干嘛呀?”她问这话时,  其实带着几分心虚。

        因为她一整天都没告诉过魏西沉她会搬座位的事,  楼道归还支票和打火机的事还那样清晰,但现在的魏西沉却给了她一种处在爆边缘的感觉。

        教室里的同学都纷纷回头往后看。

        魏西沉气极反笑:“没听过请神容易送神难吗,老子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教室里静默了一瞬。

        他真的气着了,连往昔好不容易维持的温和形象也不要了。活脱脱就是个痞痞的形象。只有蓝迅站在他后面恨不得叫好。

        所有人的目光下,陶苒也有点慌,她没想过魏西沉竟然就这么直白地和她对上。

        但她又不敢问那你想怎么样?

        万一魏西沉真想怎么样,她怕那时候更下不来台。

        陶苒小声道:“对不起。”

        她选择了道歉。

        别人不懂她搬座位的意义,但魏西沉一定懂。

        那是在说,陶家已经不要他了。

        她也放弃了他,沉默地、没有一丝抗争地放弃了他。

        她向来不是那么听话,但这一次,程秀娟只说了一遍,她就同意了。

        确实是她对不起魏西沉。

        他冰冷的目光让她难堪地垂下了头,她小声道:“你让一让可以吗?”

        可以吗?

        眼睛涩疼得紧,面前的少年分毫不让。

        他眼里带着几分讥诮,身上的愤怒转变为压迫感,似乎下一秒就会爆。

        他们这里成了全班关注的焦点,很多同学都在轻声细语地说着自己的猜测。

        陶苒在议论声中红了脸,马上要上课了,陈志刚出去接水,要是他看到了魏西沉还不肯退让的话,肯定是件非常糟糕的事。

        魏西沉那么怒,其实更多的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被人耍了。

        长那么大,第一次被一个人耍得团团转,偏偏他还没报复回去的心思。

        陶苒把打火机交给他的样子,她红着脸后退的模样,他以为哪怕陶家放弃了他,但她还没有。

        然而不过短短几十分钟的时间,她就用行动告诉了他,她也早就放弃他了。把打火机还给他,不过是断了最后的瓜葛。

        空气中都弥漫着冷意。

        蓝迅打算见势不对就上去拉一拉。

        一片寂静中,只有段芬芳小声道:“苒苒,你哭啦?”

        这句话很轻。

        魏西沉看过去,陶苒眼里真的漫了泪。

        他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恨不得真的掐死她算了。就再没了那些千回百转的想法。

        然而他只是,收回了踩着桌子的脚,不再看她一眼,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她哭了。

        上课铃声响了。

        陶苒揉了揉眼睛,她眼睛确实很疼,眼睛里面仿佛含了异物,在逼她落泪。

        那些好奇的、八卦的目光还没收回。陈志刚也已经走进了教室,陶苒没有再搬桌子,要搬也得等到下课了。

        她在魏西沉身边坐下来。

        到了现在,两个人之间,就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

        她眼睛难受,还在流泪,干脆也趴在桌子上不看他。

        反正他都那么讨厌她和她的家人了,不在乎更加讨厌一点。

        她闷闷地趴在自己胳膊中间,脑海里乱糟糟地想事情。

        已经是十月,教室里没再开风扇,只剩下老师抑扬顿挫的声音回荡在教室,同学们偶尔才应和几声。

        她闭上眼睛,似乎还能听见身边少年压抑的喘息声。

        陶苒第一次觉得,他们确实是一直在伤害他。

        或许他离开了青瓷那个小镇,不是最好的选择。她的家人把他带到这里,却害怕他忌惮他。

        他也讨厌他们。

        迷迷糊糊一节课就快过去了。

        陈志刚照样留了几分钟给他们消化知识,还叮嘱了一些话。

        段芬芳越想越不对,她回过头,推了推陶苒的手臂:“苒苒?”

        陶苒抬起头,眼睛微红。

        段芬芳犹豫地道:“刚刚陈老师的话你听到了吗?”

        陶苒摇了摇头。

        段芬芳看了一眼她的眼睛:“刚刚陈老师说,高三五班有同学感染了结膜炎,现在是夏秋交接的季节,是结膜炎的高期,让我们都注意一点,现了赶快去治疗。你的眼睛……”

        她说这么多,陶苒自然也懂了她的意思。

        学校学生多,传染疾病的度也快。

        而且她的好朋友乔静妙也在高三五班,她眼里涩疼堵堵的。

        陶苒说:“我借一下你的镜子。”

        段芬芳从书包里翻出来递给她。

        镜子里,她的瞳孔周围有一些细小的血丝,还有一个很小的红色团块。

        陶苒心一沉。

        怪不得她刚刚老想揉眼睛和流泪。

        “真是吗?”

        陶苒点点头:“感觉是的。”

        旁边一个女生悄声给同伴说:“陶苒好像感染上结膜炎了……”

        “天呐?会传染的啊,叫她天天和高三那群人厮混,现在把这玩意儿带到我们班了。你注意别碰她碰过的东西……”

        结膜炎是种眼睛疾病,传染得很快,病时眼睛通红,所以又叫红眼病。

        这个消息倒像是长了腿,传得飞快,大家看陶苒的目光都带着闪躲。

        几个和陶苒亲近的同学倒是来问她:“怎么了,难受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陶苒摇摇头:“只剩最后一节课了,快放学了,你们离我远一点,结膜炎会传染的。”

        同学们没再坚持,都回了自己的位子。

        然而纵然大家都能离她远远的,一个人却避不开。

        魏西沉从上节课开始,就没和她说过任何一句话。

        这件事传得快,他自然不可能一无所知。

        蓝迅往这边看了好几眼,就差让魏哥过来避避了。

        在蓝迅拼命的眨眼中,魏西沉一言不起身离开了教室。

        陶苒身边一瞬间变得空空荡荡,班上同学看过来的目光,要么带着讥嘲,要么带着同情。然而到底是没人敢过来了。

        人总是最先着紧自己的。

        她叹口气,继续在桌子上趴着,眼睛太难受了,她忍着没有去揉眼睛。

        陶苒没有再换位子。

        她现在人见人嫌,她也不想让段芬芳被传染上了。

        结膜炎很难受,她不希望段芬芳遭这个罪。

        何况魏西沉走了,她一个人暂时坐最后面,对谁都好。

        卓良往后面看了好几眼,终究只是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蓝迅平日里虽然和陶苒不熟,但是现在莫名觉得她娇|小的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挺可怜的。

        过了一会儿,已经上课了。

        魏西沉还没回来,陈志刚推了推眼镜,满脸疑惑:“魏西沉呢?”

        蓝迅面不改色:“老师他肚子疼去厕所。”

        “哦。”陈志刚冲他那满分倒是没怀疑。

        又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蓝迅眼尖地看到教室后门进来一个人。

        少年额湿透,显然很热,他还喘着气,趁老师写板书的时间,迅坐在了自己位子上。

  http://www.doulaidu.cc/xs/134945/5835598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