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的姻缘死在十六岁 > 29.二十九块小饼干

29.二十九块小饼干

        此为防盗章

        电梯里的两人一人站在电梯一角,那架势就像中间隔了条银河,  生怕跟彼此挨得近了一点。

        陈嫂觉得自己就是沟通两人的“鹊桥”。

        “哟,  先生太太,你们也刚到吗?”

        找点话说。

        “呀呀呀咿咿唔……”

        只有糯糯在欢快地答话。

        陈嫂:“……”

        果然这家里只有这小家伙最给她面子。

        “搭桥”失败的陈嫂满脸黑线地按下电梯,  十一楼。

        身后传来两人放松的舒气声。

        **

        夜黑透了,  陈嫂跳完广场舞回来,陪着糯糯在婴儿房睡得呼哧呼哧。

        书房的灯还亮着,像浓浓夜色中的一艘小帆船,  安静又稳重。

        沈寒霁看着手机,揉了揉眼睛内眦。

        “B市官商勾结大队”微信群里聊天内容丰富。

        宇宙最帅不服来战陈斯宇:【老沈今天出车祸,情况怎么样?你撞赢了还是那个撞你的龟孙儿赢了?a沈寒霁。】

        乔帆qf:【沃日,车没事吧,  全B市就属他那辆卡宴最骚。】

        周煜林:【阿霁要是出点事的话,那我……】

        乔帆qf:【妄想,他遗嘱里说了那些车都归我!】

        周煜林:【我像是那种贪恋身外之物的人?】

        宇宙最帅不服来战陈斯宇:【我就说老周跟乔帆那种辣鸡不一样,好兄弟,  老沈走了沈伯父沈伯母就交给你了!】

        周煜林:【……,我是说,  老沈要是走了,  我想……我想接盘孟知,嘿嘿嘿嘿,挠头.jpg】

        乔帆qf:【这位朋友请你清醒一点好吗?当初怎么是追孟知结果把孟知追到阿霁床上,  最后被破了处还卖乖的男人一顿毒打的光辉历史你又忘了?】

        周煜林:【我不管,  我就要接盘孟知!还有我干儿子糯糯!接盘一大的附赠一小的,  你们就是嫉妒我即将老婆孩子热炕头!】

        沈寒霁被这条消息炸出来了。

        群里除了他就这三个货,除了乔帆估计是后来才认识的,其余两个都是他小。

        不是在安城时的小,是在B市,皇城根下大院里长大的小,官商勾结的小。

        沈寒霁:【我还没死。】

        最怕聊天群突然安静。

        沈寒霁:【如果没错的话车祸应该是我撞赢了,我现在在家,那龟孙儿现在在重症监护室:)a宇宙最帅不服来战陈斯宇】

        沈寒霁:【我的车就是送废铁站你也休想再来摸一下方向盘:)a乔帆qf】

        沈寒霁:【a周煜林,至于你,请你自己来:)】

        群里一阵死寂。

        沈寒霁:【我再给你半分钟的时间组织语言:)a周煜林】

        三十秒的倒数走到一的时候,消息终于炸出来了。

        周煜林:【阿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觊觎孟知,如果我不觊觎孟知的话你也不会那么快跟她上全垒,如果你不那么快跟她上全垒的话也不会有咱干儿子,如果没有咱干儿子的话你爸妈也不会……】

        沈寒霁:【这位佟湘玉先生,请你说重点:)】

        周煜林:【我现在对孟知真的是纯洁的。】

        乔帆qf:【屁!】

        宇宙最帅不服来战陈斯宇:【老沈这逼就是觊觎你媳妇,就等你死了接盘呢。】

        周煜林:【你们他妈再给老子乱说!刀刀刀.jpga乔帆qfa宇宙最帅不服来战陈斯宇:】

        沈寒霁:【道歉的话请拿出点诚意。】

        周煜林:【……,我是人渣。】

        沈寒霁:【嗯。】

        周煜林:【……,我不要脸。】

        沈寒霁:【还有呢?】

        周煜林:【日,南林那块地,送你。】

        沈寒霁:【成交。】

        沈寒霁手指很愉快地敲了敲身前的楠木书桌桌面,哒哒哒的。

        宇宙最帅不服来战陈斯宇:【老沈明天上班坐什么车,要不要我开林肯来接你,千万不要跟我客气,你又不是那种被金主开林肯接送上下班的小白脸。】

        沈寒霁看到“上班”两个字,眉头皱了皱,欢快敲击书桌面的手指停了下来。

        沈寒霁:【多谢,我也很欣慰能有陈斯宇先生这么帅的专职司机。】

        宇宙最帅不服来战陈斯宇:【……】

        提起上班,沈寒霁有些烦上班这件事,想准备准备,不打算再在“B市官商勾结大队”里再聊下去。

        沈寒霁:【我先睡了,记得明天来接我。a宇宙最帅不服来战陈斯宇】

        周煜林:【这么早就睡了呀,一定要做个好梦哦,么么哒~】

        乔帆qf:【周煜林你他妈恶不恶心。怪不得孟知小可爱喜欢阿霁这冰块都不喜欢你这骚块。】

        周煜林:【我关心我兄弟睡眠质量怎么了?我跟阿霁浓浓兄弟情要你管?】

        沈寒霁突然笑了笑。

        沈寒霁:【多谢。我跟孟知做完爱后会睡个好觉的。】

        最怕聊天群再一次安静。

        四人兄弟行,永远是有x生活的那个最牛逼。

        沈寒霁放下手机,坐在椅子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孟知,他念了念这个从七岁开始就忘不掉的名字。

        二十二岁的孟知。

        沈寒霁躺在椅子上,手肘撑在两边椅子扶手,五指指尖相对。

        二十二岁的孟知……吗?

        沈寒霁眸光忽地凛冽。

        作为一名七个月婴儿大的“母亲”,孟知不会给孩子换尿布,一点儿也不会。

        下午在电梯里,孟知不知道家住几楼。

        吃完饭时,孟知对奶瓶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喝掉了糯糯大半的瓶瓶奶,吃光了糯糯一大包婴幼儿磨牙蔬菜小饼干。

        种种,各种细节,和她的眼神。

        沈寒霁思忖了一会儿,倒也不太敢确定心中那个猜想。他站起身,趿着拖鞋走出书房。

        已婚男性,每晚要睡的地方可不是书房。

        他轻轻旋开卧室房门。

        “哎哟!”

        房里的孟知被吓了一跳,一把把手里的东西塞进被子下面。

        “你在干什么?”沈寒霁问。

        “没,没什么。”孟知摆手。

        沈寒霁大摇大摆地走到床前,一屁股坐在床上,“睡吧。”他盯着孟知的脸,脸上带着自认非常友好的笑意。

        孟知倒吸一口冷气。

        她……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

        她还未成年,早上体会了一遍总裁文里ooxx过后浑身车碾过一般的酸痛感与满身可爱的小草莓已经是极限了。

        跟沈寒霁睡一张床,再体会一遍糯糯的“创造过程”?

        死了算了。

        孟知呵呵干笑了两声,“啊,那个,沈寒霁啊,”

        “怎么了?”沈寒霁已经脱鞋上了床。

        孟知看他上床,整个人都不好了,脖子一缩,蹭地从床上站起来,后背紧紧贴着卧室墙壁。

        “我,我……”孟知一副努力思考想对策的样子,“我跟你商量个事行不?”

        “什么事?”沈寒霁掀开被子坐进被窝。

        孟知暗骂一句卧槽,不敢再在这房间里待下去,“就是那个,嗯,那个,住宿舍的事,对,住宿舍的事!”

        “过两天我开学,想住宿舍。”孟知说。

        这回说什么也要住宿舍,不管陈嫂说跟他叫板会死得有多惨,住在家里每天得跟沈寒霁住一个房间睡一张床,还有没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了?

        沈寒霁听后默了默,似乎在想些什么,没回话。

        对!抓住这个机会,赶紧溜!

        孟知贴着墙壁,蹑手蹑脚地往外面跑。

        她去睡客房,实在不行跟糯糯挤他的婴儿床。

        “你去哪儿?”沈寒霁突然开口。

        已经摸到门把手的孟知:“……”

        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我出去上厕所。”

        “卧室里面有卫生间。”

        “我想去看看糯糯。”

        “糯糯陈嫂陪着,你想把他俩都吵醒?”

        “来睡啊~”沈寒霁的声音在背后幽幽响起。

        孟知浑身打了个颤,仿佛已经看到身后的沈寒霁衣衫半褪,灯挂旖.旎,他身姿妖娆地躺在床上,一手撑头,一手朝她勾勾手指。

        来啊,快活啊~

        孟知想着想着,真的快哭了。

        她不想跟他快活,怎么办呜呜……

        “你不是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声音很近,磁性,能听得人软了骨头,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在她耳边的热气。

        孟知猛地转身。

        沈寒霁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身后。

        孟知为了离这个危险源远一点,后背紧紧贴着门板:“什,什么东西?”

        她准备什么啦?

        “这些啊。”沈寒霁朝她摊开掌心。

        几个方块状的,塑料包装的,口香糖一样的东西,上面要么写着英文要么写着日文。

        刚才他进来的时候被她塞进被子里的东西。

        孟知猛摇头,“不是我!这些是我在床头柜里找到的!”

        “哦?”沈寒霁挑眉。

        “我没有要偷吃你的糖呜呜……”孟知苦着脸。

        她在属于沈寒霁那边的床头柜现了这些东西,上面要不是英文要不是日文她看不懂,方方正正的,只觉得应该是沈寒霁的进口糖果。

        在安城的时候沈寒霁家里就总是有很多进口零食,他不怎么吃,大多都进了孟知的肚子。

        刚才孟知正想拆开一个尝尝味儿沈寒霁就进来了,偷吃别人的东西不是好事,她才手忙脚乱地把“糖”塞进了被子里。

        孟知现在觉得沈寒霁不仅渣男而且小气,至于吗?不就是几颗进口糖?

        沈寒霁一手撑在孟知身后的门板,一手摊着“糖”。

        他突然低声笑了,听得孟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沈寒霁低头,凑近孟知白嫩的肩颈,狠狠吸了一口,她洗过澡,牛奶柠檬味的沐浴露。

        他越凑越近,几乎快咬上孟知已经快红到滴血的耳廓,说:“孟知,durex,冈本oo1,是糖吗?”

        孟知动都不敢乱动,“唔?”

        沈寒霁撑在她身后门板的手指用力,手腕处起了两条细窄有力的筋骨。

        眼底的孟知脸上表情迷茫。

        沈寒霁看她,看她的白嫩的胸口因为紧张而上下起伏。

        二十二岁,生过糯糯,跟他结婚快两年,在他们两人的卧室里现了这些东西,还会认为是进口的糖。

        沈寒霁突然拿开一直撑在门板上的手,手指轻轻抚上孟知烧得通红的脸颊。

        “孟知。”

        “嗯。”她声音小得像蚊子。

        沈寒霁看到她在抖,怕得抖。

        “你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对了,我就让你去住宿舍。”

        “什么问题?”孟知使劲揪着睡裙裙摆。

        “cos(a+b),等于什么?”

        “netasinb  !”孟知一口就答出来了,还是抢答。

        这算什么问题?孟知奇怪,三角函数公式她上一周才学过,上次测验她数学还考了9o及格了呢。

        沈寒霁把“糖”揣进衣兜,习惯性地揉了一把孟知头。

        笑了。

  http://www.doulaidu.cc/xs/134269/5831035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