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红尘青衫客 > 第115章 酒行前

第115章 酒行前

        清晨的淳城不算冷清,也不算热闹。

        按照武睦指引,韶旭一伙很快就来到一座茶楼下,现一反常理,已有许多人正坐落里边谈笑风生,各自风采别样。

        “回走。”韶旭说。

        话落,就转身回走,居然是真打算远离这茶楼。

        二宠顿时惊疑,这好端端的是怎么了,要说少旭害羞胆怯或怕面众,它们可是大大不信,便问少旭缘由。

        韶旭解释:“他说钧余倚窗而坐,可我们绕着窗走,并没见到他身影,无疑是出门了去。”

        敖小龙道:“那我们可以上去等他啊。”

        韶旭则应:“你付茶水钱?”

        敖小龙愣住。

        说来尴尬,他们一行人身无分文,并没有当世流通的货币,不禁懊恼极其,那时候怎么就没随地拾捡些以应急呢。

        “要不……我找人借借?”敖小龙又提馊主意。

        被少旭劈头盖脸地训斥:“借钱不还跟抢有什么区别!再者,我们又不穷,随便倒卖几件不就有了?——走去当铺。”

        雷厉风行。

        不消片刻就找到一间几乎无人问津的冷清当铺,进了里面,随便拿出几样黔山药材,由敖小龙负责相关事宜,成功换取一大笔灵石。

        待出了当铺口。

        敖小龙头朝向少旭腰间那装满灵石的乾坤袋,一脸嫌弃道:“这种灵石,只在未来灵气匮乏或者品质大跌后才有用,目前主流还是以物易物。”

        这是事实。

        当际布阵这些之所以不像旧纪那样,动不动上亿灵石置地铺展,就是因为天地之间提供的灵气已然足够,而且质量不减,若以灵石反显累赘。

        侧旁胖头龟深表赞同。

        少旭则不废话,“将就吧。”

        白捡的,他并不心痛。

        “那接下来去哪,回茶楼么?”敖小龙问。

        少旭道:“不急。他说钧余在茶楼的语气,就好像熟知钧余习性,知晓钧余正常情况下就该待在那品茶。”

        “而此际出乎意料的不在,明显是出了状况,所以我们即使回去,他也不一定在,倒不如趁机多逛逛,反正我们也没约他什么,任何时候都不算迟。”

        这令二宠咂舌。

        又好像的确如此,即使他们鸽了不去,也不会引恶感。

        “老大说得是!”胖头龟机灵的地方出现了。

        “老大天秀!”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敖小龙飞快补上。

        如是。

        又行大街上,只是这次长了个心眼,绕到了另一条街,悠哉慢走大道中,沿途有许多小吃,虽不及烤肉美味,但权当前餐了,吃得二宠油光满面。

        “老大老大,什么时候吃早饭。”

        敖小龙现在身形与初见时大不同了,脸型臃肿,有些明显福,却不知节食,还念叨着吃饭。

        “嗝——”

        胖头龟打了个嗝,而后亦眼巴巴地附和:“民以食为天,老大什么时候开饭,我饿。”

        它现在胖得更明显了,脸庞肉嘟嘟的。

        亏它离开奶奶家,还以为自己会被韶旭摧残得饥瘦,却没想到如此滋润,简直来到解脱的彼岸。

        “不急。”

        青年少旭沉稳依旧,穿梭渐渐拥挤的人群,流目各街巷,私下传音安抚二宠。

        “吃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须得庄重,耐得住性子,才能得到真正美味,而且当下要寻觅几味药酿酒。”

        一说到酒,二宠就流口水了。

        如是。

        陪着韶旭到处逛,还真逛到大部分所需,并根据打听,知晓附近有酒行,在那里面有更多酿酒的材料,并且堪称极品。

        便来了酒行前,却又被拦在门外。

        “你太过面生了,应是第一次来,要通过考验才准入内。”

        对方这么说。

        买酒自有卖酒铺,酒行内则只有同为酿酒师方允进入。

        “考验是么?在哪考。”韶旭问。

        “现在。”对方答。

        “现在?”

        “是。”对方说,而后直接开始考验:“我问你,酿酒要怎么酿。当然,独门就别说了,我只问基础而通用的步骤。”

        韶旭道:“准备好材料和水即可,之后施法。”

        这话说得。

        敖小龙脸色变了,龟小宝脸色也变了,提问者更是一脸猪肝色,强忍了好久,终于憋不住,怒喝一声,“滚!”

        两手拉住大门把,即要紧闭。

        少旭一掌则轻易撑开,朝向门缝里的人,古井不波道:“你会酿酒么?不会,我可以教你。”

        闻言。

        对方脸色青白交替。

        教他酿酒?!

        教他这个酿酒大师酿酒?!

        “好胆,”他冷声,粗暴地敞开门,“不必你教,你若还原你所说酿酒步骤,给我当面酿出一杯来,我就信服,承认你有那个资格!”

        “是么?”

        不动容的神色起了变化,荡开一片笑意。

        青衫少旭就持此浅笑,和颜悦色着说道:“也好。我今日来只为买些材料,倒还真不愿平白无故地收下徒弟。接下来你且看好,我——是怎么酿酒的。”

        探手腰间乾坤囊。

        从里面联系到独属自我的虚空库藏,捞出一把米。

        “雨来。”他吐声。

        半空即现一朵白云,而白云很快又落起雨来,落得不多,下得也不长,只有一壶的量,被法力聚集着沉浮虚空间。

        “去。”

        一粒粒白龙米被撒开,以玄奥轨迹纷飞到水团中。

        这让人耻笑,认为是在耍杂技。

        但随着一道印法的打出,空气中出现若隐酒香,他们立时不淡定了,鼻孔翕张,嗅个不停,脸色都逐渐潮红,宛若未饮先醉,口中生津不止。

        “这——!”

        考验人也没想过,韶旭居然真的办得到,以致于少旭举白玉邀下来一杯,递至他身前时都未有反应。

        直至少旭出声:“请品。”

        他这才面色复杂地接过,抿了一口。

        是酒,不错。

        品质,不差。

        步骤,不多。

        耗时,不长。

        技艺……上乘!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眼前青衫客真的凭借那说来可笑可笑的步骤酿出了酒,而且那酒还不是单纯的酒,为佳酿层次。

        但最为离谱的是,时间居然就耗费了几个呼吸不到!

        “莫非……”

        他突然想起一种法,那法的出世已经不是秘密,据说为当世第一人把持着。

        而这种手段就类似那酒葫。

        “莫非眼前之人就是当世第一?!”

        他狐疑,很快否决:“不。应该……应该只是酒葫的简化手段!”

        知道手机码字有多烦么,那些词语,像“抿茶”、“无俦”,输入法都没记录的。

        (本章完)

  http://www.doulaidu.cc/xs/133794/5831035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