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江湖寻冢 > 第41章 第卌回 巷末借刀将路开

第41章 第卌回 巷末借刀将路开

        白夜望着这揭下面罩之人的眼睛,不知为何竟感觉到些许的熟悉,更可笑的是这种熟悉的眼神竟与邢雨浓有些相似。

        忽然间,白夜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转身便要离去,却不想这是突然又从后面窜出一个人,而这个突然窜出的人衣着与刚刚这名黑影人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刚窜出的这道人影要比刚刚白夜所伤那人高上半头。

        这突然窜出来的人,二话不说便拔出腰间挂着的佩刀朝白夜杀来,而望着朝自己袭来的这把刀,白夜也可以确定刚刚的猜想,眼前的这两个人都是来自于神捕门的北门司,这把袭来的烜纹刀便是最好的证明。

        这砍来的一刀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劈,却疾如风,这说明持刀的武功非常卓绝,而白夜并没有迎击,而是选择了避开这一刀后跳入了下面的一条深巷。

        而对方却并没打算就这样放白夜走,第一时间也跳入了那条深巷继续向白夜追去。

        虽然屋顶上那名被白夜误伤的黑影人对追击者喊说:“副统领,别追了,他不是妖狐。”但这位副统领还是追入了深巷。

        这名副统领正是神捕门北门司的副统领韩彪,此人武功高强,但身世却一直是个谜,人们只知道七个月前金刀神捕索连城带着这个人来到神捕门,并在众人面前宣布了这名叫做韩彪的年轻人将接任北门司的副统领,这个消息不仅令北门司的众捕快吃惊不已,就连隔壁的南门司也都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后面,虽然韩彪接任副统领这件事一开始很多人都不服气,甚至还有不少不服气的捕快故意找他的茬,但半年之后那些对这位年轻副统领不服气的捕快全都闭上了嘴。

        仅仅半年的时间,韩彪竟单枪匹马侦破了六十多起要案,这办案效率甚至破了当年追风神捕邢捕风的记录,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质疑这位年轻副统领的实力。

        韩彪办法方面虽然能力很强,但却有一个一根筋的坏毛病,这个坏毛病也许在办案上面是一件好事,但在做其他事情上面就另当别论了。

        而现在韩彪盯上了白夜,便一定要逮到白夜为止,这就是他一根筋的执着个性。

        白夜本来以为对方在自己跳入黑巷后就不会继续追赶,毕竟在这种不知情况的黑巷中追击可是作为一个捕快的大忌,但韩彪显然并不忌讳这些,在跳入黑巷后没有丝毫的戒备,直接就朝着前面的白夜追去。

        其实白夜对着京州的暗巷也不是很熟,所以也只能在这些巷子中乱转,就这样白夜七歪八拐的绕了好几条的巷子,而韩彪却依旧紧跟在后面,就以一帖烦人的狗皮膏药一样。

        白夜刚准备提甩开韩彪,却不想突然转入了一条死巷之中,没有办法,白夜只能在巷子的尽头转过头来面对这位神捕门年轻的副统领。

        见白夜无路可逃,韩彪冷笑道:“现在你可逃不了了!”

        白夜苦笑道:“我是怎么招惹你了,刚刚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我可不管这是不是误会,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刚刚我清楚的看到你伤了我的同伴。”这韩彪还真不愧是一名捕快,做什么事情都只相信自己所见所闻。

        “我说你怎么就光看我误伤你同伴的事情,不看刚刚他向我投扁叶飞刀,还有我帮他止血的事情。”

        “你说的这些我都没看见,所以我不相信。”韩彪的回答令白夜郁闷无比。

        “好啦,好啦,你想要怎么着吧?”白夜也不想跟韩彪再继续讲理了,因为他知道现在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很简单,跟我去府衙一趟!”说着韩彪取下了腰间挂着的铁手镣。

        “改天行不行,今天我有个饭局!”白羊挠着脑袋问道。

        “你是在耍我吗?”说着韩彪皱起了眉头。

        “绝对没有耍您,今天我真的有事,明天我一定主动去府衙报道!”白夜是苦笑着说出这番话的,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这番说辞。

        “那就由不得你了。”说着韩彪挥刀再次朝白夜杀来。

        这韩彪的刀法也不知师承何派,就连白夜这样一个通晓各派武功的人都看不出来,而韩彪的刀法虽然看不出是来自什么门派,但刀势凶猛无比,每一刀都带着骇人的刀芒,所以韩彪此时在白夜的眼中就如同一只出闸猛虎。

        而白夜自己此时却是一种灵动的猫,猛虎的攻击虽然凶猛,但白夜这只猫每每都能灵巧的避开,甚至很多时候白夜还能通过闪避攻击制造出反击的空隙,但白夜都并未在这些空隙出手,因为在白夜看来自己与眼前这位年轻捕快无冤无仇,没必要对其造成伤害。

        白夜这个人有最大的一点好处便是善恶分明,善不欺,恶不怵,这也是龙灵子对其教导有方。

        白夜一味的闪避更加惹怒了韩彪这只猛虎,所以韩彪的攻势变得更加澎湃汹涌,其攻击之势犹如一场海啸咆哮而来。

        然而白夜就如同一只踩着踏浪板的猫一样,竟然可以在这场澎湃的海啸之上乘风破浪。

        白夜虽然看起来是非常轻松的在韩彪凶猛的刀势之下从容游戈,但实际上却并不轻松,因为韩彪刀势的凶猛急骤,白夜躲避每一刀的动作都必须非常精准,稍微有一点差池,便会血溅当场,说以说现在的白夜并不是在海啸上乘风破浪,而是在脚尖上谨慎舞蹈。

        不管怎么说白夜都还是成功避开了韩彪的每一刀,然而白夜身后的那道墙却没有这个本事,在韩彪凶猛的刀势之下,石墙竟突然崩塌了。

        然而这早就在白夜的计算之中,不然白夜也不会冒险让自己如此靠近那面墙壁,为的就是借韩彪的刀来破墙。

        就在墙壁崩塌倒下的时候,白夜趁机窜了出去。

        待墙壁完全倒下,韩彪再去找白夜的时候,早已不见人影。

        望着前面空无一人的巷道,韩彪咬着牙将手中砍在旁边墙壁上,狠狠嘀咕道:“我记住你的脸了,下次如果再让我遇到你,定让你好看!”

        而就在韩彪咬牙切齿的时候,白夜却已经去到了肖云和柳平平的下榻的驿站,此时白夜的心中也在想着:这帮神捕门的家伙,都神经病吧!

        古汉字代表数字是很奇妙的,二十用廿(nian),三十用卅(sa),四十用卌(xi),五十用圩(xu),六十用圆,七十用进,八十用枯,九十用卆(zu),另外二百用皕(bi)。

        其中圩是多音字,读音分别是xu、ei、yu,读xu时可以做古汉语的五十来用;而当这个字读yu的时候就跟神奇了,这个字的字面意思是1o的意思,又同窊字,这个窊字什么意思,你们应该懂的(淫笑……)。

        (本章完)

  http://www.doulaidu.cc/xs/131738/582631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