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王女敦煌 > 一六三、家庭矛盾

一六三、家庭矛盾

        一六三、家庭矛盾

        在京城这个权利中心,想找一个于阗人难,想找一丝与于阗人有关的东西也难。

        如果不是有天龙人作后盾,于阗人根本不会进入上流社会。

        黄龚与王女去见了一些人,喝了一些小酒,心里得意的很,满意得很,用不了多久就能回到故土了。

        黄成应酬回家在花园里遇到喝醉的老爹,“老爹,你怎么坐在这?这儿凉。”

        “正因为是凉,所有我喜欢。在这里能看见你的母亲。”

        黄成连三个月前的名妓都忘记了,还想让他记住早已经走了的娘亲?

        “那院子里的是谁?陪人应酬也无须喝这么多。”

        “与你比我不算多。”黄龚已经醉了,但还有一些清醒。“里面的人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要是被我知道你得罪了里面的人,一分钱你也别想拿到。”

        黄成就是个纨绔子弟,什么本事也没有只会玩。一切的潇洒都是来自于老爹,如果老爹不给钱他该怎么过?

        黄成笑着讨好老爹,“同住在一个屋子里的,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会遇着的。你得要告诉我里面的是谁,我才有分寸说话。”

        “里面住着的比我大,比天还大。”黄龚靠近儿子小声说,“里面是我们于阗人的王。”

        黄成一个屁股墩跌落在地,萧瑟不敢说话,这里面的是于阗的王,尉迟敦煌?我们是于阗人?怎么会?不可能。

        凡是于阗人都得死,于阗人得死啊!

        黄成不敢再听下去,里面连滚带爬离去。

        喝醉的黄龚也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更不记得见过儿子这一回事。

        三天后,呆头蔫尾的黄成去赴兄弟宴会。

        一些人见着这个大方的公子哥就喊叫,“黄成你去哪了?这三天都没见人。老没乐趣。”

        “黄成,楼里的姑娘可想你了。”

        “这一次寻找个好东西想给你,黄公子来看看。”

        “滚,滚到边儿去,烦着呢。”黄成心里藏着大事不知该与谁人说。

        “烦心事?”

        “黄成难不成你开始接手你家的产业了?”

        那些人说着笑着,没人当真。

        黄家就黄成一个儿子,那些产业不给黄成给谁啊?即便黄成整日游手好闲也不会让人认为黄成没得家财。

        这件事比家业更让人难过。

        黄成万万没想到自己是心里唾弃,嘴上大骂的于阗人,以前骂的那些语言都是在骂自己。以前杀的那些人都是自己的族人!

        “你在想什么?可要醒醒,看外面6公子来了。6公子可不是你能给脸色的。”一人提醒黄成。

        黄成打起精神去讨好别人。

        一群纨绔子弟聚在一起能说些什么,能些什么?还不是风月上的事。

        宴席期间黄成寻着个机会去问6公子,“6公子,你家是刑杀司里面的。有没有见过一些于阗人被放出去?”

        拉着裤子撒尿的6公子好笑几声,“于阗人还能进刑杀司,没到里面就死了。于阗人这些贱民,给他们多活一个时辰都是恩赐。怎么你见到有于阗贱民?”

        “没,没有,知道第一个念头就是弄死他。怎么能留?”黄成心虚了。

        “见着于阗人第一时间就是弄死,弄不死就报告官府,不然你就受罪。”6公子说。

        “明白的。哪不明白。”

        皇上不止一次下圣旨,于阗人见一个杀一个,一个不能留。京城里的人谁敢与于阗人搭上关系。

        在京城想弄死一个人,就说他是于阗人。想抢谁家的闺女,就说他家与于阗人有关系。想弄倒一个官员,就说这人维护于阗人,家里藏着于阗人的用品。

        京都没几个人喜欢于阗人。

        家里住着个“大人物”,黄成不敢回家,在外面醉生梦死。

        黄成夜不归宿也不是没有过,黄龚一点也不担心儿子。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

        黄龚吩咐家里的管事去办事,没了问一句,“阿成在哪?”

        “与6家公子在乐园,里面的丝竹不断怕是不会这么快回来。”管事的说。

        黄龚叹息一声,如果他离去了儿子怎么办?能活下来吗?

        不如找条路子送他出城,送到谁也不知的地方去,以后也会生活不是。

        黄龚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管事,管事的说:“老爷打算离开这里,不带走少爷?”

        “他怕是不想走,该为他做准备。”黄龚说。

        “老爷是该将少爷带在身边,不然少爷接手不了这么大的家业。”

        黄龚摇摇头,“阿成担不起这个担子,留给他的不多,够他过一辈子就够了。”

        管事撩起上眼皮,想问不敢问。

        黄龚继续说:“自家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们是富裕的,可大部分人是贫穷的。整体来说大家都是贫穷的,得要互帮互助才能共渡难关!”

        在外面的黄成大大不满,老爹的意思是他要把大部分的家财拱手让给于阗人。凭什么?

        凭什么把自己的东西让给别人?

        自长大后一直被人吹捧,这黄家的产业就是黄成的。必定是黄成的。

        黄成也接受这样的吹捧,认为老爹的就是他的,老爹的就是他的。现在他的东西被人看上了,凭什么要分。

        黄成讨厌那一个“大人物”,黄成轻轻地来悄悄地走,谁也不知道。

        黄成怒气冲冲地离去,撞上了抬热水的下人。“滚到一边去。”

        “少爷这是东院要用的水。”下人说。

        下人抬着一桶桶热水挪不了多大地方,黄成一脚踢去,“滚。”

        踢倒的热水很快蔓延到黄成脚下,热度从不厚的鞋底蔓延上脚底,黄成更怒了。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还不把热水送来?”管事走近见到了少爷。

        细声说:“少爷,没伤着您吧。少爷不如回院子去,让下人给您送水。”

        “这些水立刻送到我屋子去,小心吃鞭子。”

        管事的为难地说:“老爷说一切事务先紧着前面的先。”

        “这里我是主子还是他们是主子?该听谁的你不知道?”黄成怒说。

        黄龚听着声响快快出来,见着儿子便上前问道怎么一回事。

        黄成不想出声,让老爹自己看着办。

        黄龚知道了这事后劝说儿子,“不就是一点热水嘛,多大的事儿,马上让人送到你屋子去,你先回去等着,他们马上就到。”

        黄成算是听出来了,他老爹在儿子与那边之间选择了那边。劝自己儿子回去等着,让下人先送那边去。

        黄成明白了,明白了。“不用,你自己留着用。”说着离开黄府。

        “他这是怎么了?”黄龚不明白儿子怎么了。

        “可能是少爷在外面受了气,回到这儿没得您的劝慰。”管事的说。

        “派人去问问怎么一回事。”

        “是。”

  http://www.doulaidu.cc/xs/130002/5826313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