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清穿之老答应 > 159.吃醋和叹气

159.吃醋和叹气

        福宝是中午从斋宫那边回来的,等他睡着了,  琳琅才在下午三点准时去了东华门,  送皇贵妃的灵柩从东华门出宫。

        这一回康熙没来,阿哥里也只有太子到五阿哥他们来了,  所以太后是最后到的,  格格们倒是跟着太后来了。

        太后一到,所有人都跪下了。跪完起身后,就开始走流程。

        太后先言,  她用蒙语好好的夸了皇贵妃几句,然后是听哭了的四阿哥以孝子的身份言。接着就是一大群侍卫喇嘛并要去给皇贵妃守墓的宫女太监们一路护送棺椁出宫。

        作为整个治丧的收尾,太后领着所有人(常在以上的宫妃加一些宗室女眷)对着洞开的东华门目送了一会。

        在紫禁城里,离乾清宫最近的,  东六宫是景仁宫,自康熙的生母孝康章皇后去后就一直封着宫,而西六宫这边则是永寿宫。

        皇贵妃这一走,永寿宫也就空出来了。过了两天,  在去给太后请安的路上,琳琅现营造司的人已经开始重新修缮永寿宫。

        感觉宫廷里属于皇贵妃的那一部分真的就此落幕了。琳琅的心情不免有些复杂。

        因为自觉在皇贵妃的事情上也算是狠削了佟家的面子,  这一次康熙给皇贵妃定下的葬仪是有些破格的,  他和她说的原话是:“见朕把礼部先拟的那份折子给驳了,佟国维,朕的好二舅都大哭起来……唉,  这一年多他也不容易。”

        琳琅就顺着他说:“是不容易。”

        康熙拍打着自己的膝盖,  边想边道:“隆科多好像刚生了个阿哥,  等过两天朕就多赏些东西给他吧。”

        隆科多,即佟国维的长子。

        见皇贵妃一死,万岁爷就频频给佟家‘糖’,这两天宫里的风向立时就变了——就像英国人一见面就谈天气一样,现在的宫里,流行一见面就搜肠刮肚的说上几句皇贵妃的好话。

        按茴香的话说就是:“昨天,奴婢去一趟针线房,一个屋里有三个绣娘,个个都说起皇贵妃,一个说给皇贵妃做过衣服,一个说给皇贵妃做过鞋面,最后一个最离谱,居然说给皇贵妃养的猫做过小衣裳。

        呸,张冠李戴,皇贵妃何曾养过猫!奴婢就斜着眼问她,那猫是不是叫黑豆啊?那绣娘这才现牛皮吹破了,羞得直捂脸。”

        琳琅听得哈哈笑,茴香这嘴巴呀,真是越来越编故事了。

        不过,鉴于艺术往往取决于生活的原理,茴香会这么编,也说明宫里现在就是流行各种‘回忆’皇贵妃。

        可谁又能想到在琳琅记得的历史里,如果说德妃算是后宫里的头号胜利者,那皇贵妃怎么也算得上是个第二名。毕竟其他的宫妃要么最后儿子被四爷欺负得不要不要的,要么根本就没活到雍正朝,而皇贵妃呢——是万岁爷的表妹,是一日皇后,还是四爷的养母……

        就连琳琅也没想到,就因为生造了个海兰珠的谣言来陷害她,万岁爷在历史里的第三任皇后就这么成了泡影。

        本来在孝庄死后,她还有想过——也许康熙会看在佟家的面子上,还是让皇贵妃做一天的皇后。

        所以,嫉妒是原罪啊。

        想到嫉妒二字,琳琅不由就叹气。三年一选秀,今年可又该选秀了。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

        上回的选秀,因为方兰秀的事,康熙阴差阳错的答应她,不在宫里留人,可这回……琳琅苦笑,康熙要再不留下几个秀女,可真是说不过去了。

        至于想法让他再破一次例,说真的,她想不出办法来。对着万岁爷,她既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胆子,又越来越清楚他的底线——也许这会,无论是在后宫里,还是在康熙的心里。她都是他最喜欢的那个女人,可康熙的心大得很,江山社稷或者说整个天下都在他心里了。

        而选秀是什么,是这时的国策啊,给满蒙汗八旗的适龄秀女搞拉郎配,不让权贵们任意联姻,这可是康熙乃至以后的清帝手里的一大利器。

        既然定下了要选秀,那做皇上的总不能一个都不往自己宫里扒拉吧。

        一想到再过几个月,就会有上百个年轻美貌并且全想睡康熙的秀女住进储秀宫里,琳琅就感觉压力山大。

        住进来不说,接下里康熙还会顺理成章的留下几个他喜欢的……

        琳琅越想越是气闷:喜欢个屁,他就是好色,就是种马!一边在心里骂康熙,她一边也就奄了。还一奄就是好几天。

        见主子忽然就情绪低落,娇杏茴香钟嬷嬷等人心里也是着急得很。

        她们倒是没想到琳琅是被小半年以后的选秀给刺激了,还以为主子是在为嫔位陡然空缺出两个的事烦心。

        话说,宫里的嫔位怎么就空出两个来了?

        很简单,因为端嫔降位了,如今宫里只有端贵人,再也没有端嫔。

        康熙也是实在被安嫔做出的丑事给恶心到了,连贵妃都得为此事交出宫权,何况是和安嫔同住一宫的端嫔。

        所以,如今的宫里只有两个嫔位娘娘,一是琳琅,二就是敬嫔。而皇贵妃一去,永寿宫又空出来了。再加上由端贵人暂管着的长春宫,也就有两个一宫主位正在虚位以待。

        为这事,钟嬷嬷和桂嬷嬷凑在一块私下说了几回,两人都觉得最近宫里的气氛太躁动了,所以那么多人把刚走的皇贵妃拎出来炒冷饭,为了平息这股躁动,皇上怕是会很快另封两个嫔位娘娘。

        而话又说回来,主子虽说得了皇上的专宠,可在分位上却是卡住了,头顶有贵妃,前面有四妃,除非四妃再往上走一个,或者主子再生个阿哥……

        桂嬷嬷道:“主子亏就亏在资历太浅,如今只能熬了,熬到四妃和贵妃犯错。”

        钟嬷嬷听得直摇头:“你就是悲观,就咱们主子的日子都叫在熬,那其他的娘娘岂不是都在趴着过。”

        这几句私下的话,两个老嬷嬷自然不会和琳琅说的,却是你一句我一句直劝她宽心——不管是哪两个宫妃晋位做了嫔位娘娘,那也只是两个凑数的,那是绝对抵不过主子您在万岁爷眼里心里的分量的!

        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多出两个嫔位来,谁知道她们会不会和以前的皇贵妃一样背地里使绊子。还是那句话,嫉妒是原罪啊。

        琳琅:“……”一点都没被安慰到,反而感觉前有狼后有虎。

        怎么情势突然就变得如此恶劣了,她一边这么纳闷一边居然也就负负得正,不再消沉了。

        一句话,万岁爷想要怎么做她是管不了的,她只能管好自己做好自己。想再多,其实都是在自寻烦恼!

        所以,该干啥干啥吧:他要继续走心,她就奉陪到底。他要转头去喜欢其他女人,不管是新晋的嫔位还是秀女……那也行,她痛哭个几场,桑心个几天(对,就几天!),也就能安心的养老了!

        话说得狠,也确实下了决心,可一想到康熙真的会抛弃自己,琳琅还是忍不住抱着自家猫大王哭唧唧了一场。

        猫大王一附身就被玉儿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又在乱思乱想了,朕怎么会抛弃你?它先是觉得很好笑,可看她哭得那么难过那么当真,不觉就叹着气轻轻喵了一声。

        居然一想就这么难过吗……康熙又一次清楚的感觉到他对玉儿来说有多重要。

  http://www.doulaidu.cc/xs/129442/5831035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