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落灯花 > 第二百一十章 三千青丝为君白(中)

第二百一十章 三千青丝为君白(中)

        刘脂儿此时头脑一热,马上就放开李秋生的手宛,转身走向一旁的冷月,呵呵一笑道。&1t;/p>

        &1t;/p>

        “哎哟喂,冷姑娘,你真是一个美得标致出彩的大美人呐。也不知道李秋生这小子是那一辈子修来的福气,就连在逃亡之中也能带回来这么一个比一个标致,一个比一个出色娇艳可人的女子来。我若是身为男子啊,那可真是被他这小子的一身瘪劲羡慕得眼馋死了。”&1t;/p>

        &1t;/p>

        有了刘脂儿这一段最为光鲜的夸词,只听得冷月不慌不忙的反击着。“刘伯母,你大夸耀我冷月了。冷月只是宫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待女,那里能入得了刘伯母的法眼啊?刘伯母,你还是别夸奖我了,我啊禁不得你这些高攀的说词的。”&1t;/p>

        &1t;/p>

        “况且呀,李公子的身边多得是像嫣芷姑娘和金燕侠女这样聪慧而兰质惠心的女子,我冷月啊充其量不过是个供人使唤的丫头而已,实不能与她们二人相比媄的。刘伯母,你还是多花点心思在她们二人的身上,李公子这样粗心大意的人呐很是需要有人细心照顾的。”&1t;/p>

        &1t;/p>

        听得冷月这么委宛自谦的说词,刘脂儿乐得又是哈哈一笑,盯了李秋生一眼才说道。“秋生啊,你看冷姑娘多会说话啊。人美嘴甜的,实是惹人喜爱。我看你啊,以后还得多多依持冷姑娘照应呢。干娘就求你了,以后啊,你别把这么可心有爱的人儿放走了,留下来与干娘做个伴也是极好的事情。” &1t;/p>

        &1t;/p>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会儿冷月听着刘脂儿这露骨露肉话语,那有不明白她肚子里隐藏的是什么鬼主意。正当冷月倚在刘脂儿的身旁暗自高兴的时候,就只见两边的董老爷子和金刀客气忿休休地走了过来。&1t;/p>

        &1t;/p>

        董老爷子没好气地甩上刘脂儿的脸庞,恨恨地不明所指地说道。“老姐儿,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这没良心的话呢?我和李秋生这小子都在外边流浪两三年了,吃了多少苦,咽了多少泪,才换得这小子的一点点希望和将来。你现在倒好好,捡个现成的干娘做做,不记恩念情也就罢了,倒先把外人引进来好鸠点鹊剿了。你现在这么开口脱现了,等一下,你让我把董嫣芷那丫头往那放啊?你总不能再留一个小心眼,偏让董丫头这娃儿再落得街边流浪乞讨了吧。”&1t;/p>

        &1t;/p>

        刘脂儿一看董老爷子这不顾场合猴急的架势,立即就讪笑着露出一副乐呵呵的心情迎向来说道。“老爷子,这个你大可千百个放心,我家这头把交椅肯定是让你老来坐的,没人能挪得动你的位置。嫣芷那丫头啊,我就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当成一颗珍贵的奇珍异宝贝含在嘴里护着呢?又怎么会忍心让她再渡流浪街头市角啊?老爷子,你现在就别来添乱子了。我呀,这心够是操劳了。”&1t;/p>

        &1t;/p>

        刘脂儿这一阵铿锵有力的回答,霎时让董老爷子乐得合不拢嘴地自言自语道。“哎哟,有了老姐儿这一句话,我老爷子就放心啦。得,老姐儿,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咱一边去,就静等嫣芷那丫头出来相见了。”说着,他那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看似很是让人感到了一阵满足。&1t;/p>

        &1t;/p>

        而金刀客却不屑一顾地朝着董老爷子翻了一阵白眼,好像是极尽讽刺之意一样。因为金刀客从来就没有接角过刘脂儿,所以当董老爷子就这样在刘脂儿的面前耍癞而娇情造作的时候,他只能翻着一双白眼在骨碌骨碌地打转而无能为力。但是他又不甘心董老爷子一时抢了先机,只得瞪着一双古怪的大眼睛在刘脂儿的面前来回晃动。&1t;/p>

        &1t;/p>

        刘脂儿似乎看出了金刀客心中藏着的不瞒,一时摞话下来道。“哎哟,金大哥,亏得你刚才一力护住我家李秋生这小子,总算没让这小子吃着侯府兵将的亏。我刘脂儿在此向金大哥相谢一声,也算是你帮我家秋生一场。至于你家金燕嘛也是个不错的女子,听董老爷子说他们爷孙俩在这一路逃亡之上,多得你家金女侠屡屡相助才能化险为夷,脱离生死。我刘脂儿算是欠住了你们的一生恩情了,实是难相还啦。我看啊,像金燕这档一个出众既能文又能武的好女子,我也是喜欢得紧的,但终得是让李秋生自己做主来决定吧?我是做不了这个主儿的。”&1t;/p>

        &1t;/p>

        金刀客听得刘脂儿这么一囔呼,立即就搭上干涩的声喉道。“刘掌柜,你这话儿我就不爱听了,说得咱们好像隔着十万八千里一样,遥遥不可相及。要知道没有咱金刀客往日舍去的‘安乐寨’,就没有你李秋生的今天了。狄金燕和李秋生两人呐,都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人儿,那还那么分得出彼此之间的你的我的呀。我就一个话儿,金燕这一辈可能就是跟定在李秋生的前后左右了。你们休想罢脱得了咱们这一对父女!”&1t;/p>

        &1t;/p>

        “哎哟!”一声大叫,董老爷子却杵在一边伸过头来打趣道。“我说金老弟啊,你得人家愿意才行啊。俗许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母鸡不浮蛋拆断它的脚也没有用啊。金老弟,我劝你还是知足一些吧,别把咱们的关系闹僵了。”&1t;/p>

        &1t;/p>

        “去,去,别来烦我。你个死老头,你什么时候为我老金说过一句好话啊。”金刀客气得连声喝道,突然又折回头来,对着一脸懵逼的董老爷子挖苦道。“董老哥,你懂个舍啊?这世上再深的情义也比不过时间的陶汰和距离,所谓日久生情就是这个理,两小无猜亦不过是时间的竟是问题吧。别说刘掌柜让你坐上了头一把交椅,只要李秋生这小子不点头,你也是白费心机的。”&1t;/p>

        &1t;/p>

        董老爷子本想搭个话儿,消遣一下心中的苦闷,没想到被金刀客捅了个正着。脸色一通涨红,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气得嘶牙裂齿一个人苦着脸呆在那里,活脱脱的就像一张哭丧着苦瓜脸。&1t;/p>

        &1t;/p>

        李秋生这一边,看着四人情不自禁地围着刘脂儿打转,他没好气地大声叫囔道。“啊,你们,你们,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打我李秋生一个人的主意?这,这,未免也大着急了一点吧。我劝你们呀,都别看我现在能拿着国主所赐的金牌,威风凛凛的站在这里吓唬人了。若是那一天,我又犯了傻事和死罪,我看你们谁还愿意再陪我一同去同甘共苦,餐风露宿。”&1t;/p>

        &1t;/p>

        此言一出,四人皆是愕然一惊,当即齐齐地看上了当中的李秋生,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是啊,在场的众人之中,除了冷月知道李秋生获得金牌的来历之外,其余的人都没有谁能够更加清楚的知根知底了。这一切,就算是一路从京城陪李秋生南下的金刀客,也不见得他就知道李秋生已经获得过国主赐予的金牌。&1t;/p>

        &1t;/p>

        当然了,李秋生在风口上再这样给自己打了一个比方,那四人自然是无从应对了。毕竞谁也不愿意再去过那种飘泊浮沉,无根无底的苦日子。&1t;/p>

        &1t;/p>

        眼睁睁地瞧着四人惊呆在当中的样子,李秋生才露出一张狡狤的笑脸,乐呵呵地笑道。“哈哈,原来你们也是怕我再这样流漓巅沛的赤日子啊?其实我也知道这样东躲西藏的日子不好过,所以我只是戏说而已,不拿自己当真的。”&1t;/p>

        &1t;/p>

        这样惋言的说着,李秋生又抬头望向了侯府大院之内。这一副急不可待的情形,倒让人觉得李秋生此时此刻已变成了别外一个人一样,居然没有了温情的一面。&1t;/p>

        &1t;/p>

        沉默片刻,冷月当即踱出来反驳着说。“李公子,你现在的身份已非往日可比了。你呀,一举一动都得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了。免得有些人听着不舒服,到时告你一状,你可就惨喽。” &1t;/p>

        &1t;/p>

        “告我?”李秋生顿时扬起一弧嘴角冷冷地反击道。霎时,又回目看了着今日打扮得特别俊美冷艳的冷月一眼,微微一笑,上前说道。“哎呀 ,冷月,这你就多心了。我李秋生何时怕苦过这样的事情?时至今日,我还在乎别人的行状吗?况且我又不是什么官宦子弟。有人喜欢告我,那就让他去告吧,我李秋生才懒得鸟他们呐。”&1t;/p>

        &1t;/p>

        刘脂儿呆在一旁边,听着李秋生这三年离别之后的说话和气势,和先前的行当居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和改进,仍是一副街头市角瘪三的老样子。又见冷月姑娘好像处处都在竭力维护他的样子,赶紧走向去拉着李秋生的手宛哄道。“秋生啊,不是为娘的说你。你都是历练过二三年的人了,世面见多了,也该改改你先前瞻那个臭皮气了。若是你一直都是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你想若让嫣芷那丫头看见了都不知道她有多笑话你呢。”&1t;/p>

        &1t;/p>

        “哎,这个呀,她想笑话就让她笑个够喽,反正我就是这个臭皮囊了,你还想我有什么改变啊?”李秋生没头没脑的说道,好像已经是很不耐烦的样子了。&1t;/p>

        &1t;/p>

        看着李秋生又摆出了这一副恶劣的样子,刘脂儿又急得满脸惶恐的耐心讨好着说。“秋生啊,话是不能这样说的。人长大了,就该有个长大的样子,总不能做任何事情都由得着自己的性子吧。若是人人都如你一般这样任意妄为,那这个世道岂非是纷乱丛生了,还有何朝廷律法可言啊。”&1t;/p>

        &1t;/p>

        正眼看着李秋生无动于衷的样子,冷月突然走过去,冷冷地扳起她那一张俊美的脸孔正色说道。“李公子,我不管你以前如何放浪形骇,怎样粗卑陋俗,或者是那般的张狂个性,我行我素习惯了。但是从现在起,你必得给我好好记住:你要与以前的一切粗劣与恶俗的行径相告别,必须挺起你的胸膛来,堂堂正正做一个好人。否则,我冷月第一个与你有仇。”&1t;/p>

        &1t;/p>

        李秋生正眼说道,“冷月,我就这个毛病有这么严重吗?非得闹得大家不欢而散你才满意吗?你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可你还得顾及我的心情啊”说着,又抬眼望了望场中的一众人员,好像突然之间陷入了沉思一般。&1t;/p>

        &1t;/p>

        几人正为李秋生的秉性各自劝说着的时候,‘耿侯爷’已经气喘吁吁地从府内走了出来,直走到李秋生的面前凛道。“李公子,你点名要见的那个‘李金儿’她死活不肯出来。她说了,要是强硬逼她出来与你相见的话,她唯有以死谢罪,你们能见到她的只有一具尸体。李金儿还说了,她的心里今生只留待她的‘秋生哥’相见,其他的不管是任何人,单独邀约概不相赴。”&1t;/p>

        &1t;/p>

        刘脂儿从旁边踱上来急得直插嘴说道,“‘耿侯爷’难道你就没有向李金儿说明,咱们就是她的‘秋生哥’和她的姨娘来接她回家的吗?你不会傻到连这话儿都  不会说了吧。”&1t;/p>

        &1t;/p>

        “哎哟,刘掌柜,你这是天大的冤枉啊。我‘耿侯爷’岂不是这样说的呀,可是那‘李金儿’她就是不相信我的话呀。她不但不相信我的话,而且还放出话风来。她的‘秋生哥’已经在古兰镇被官衙正法了,这世间那里还有人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官衙斩了的还能够死而复生的人呢?还说我‘耿侯爷’如此险恶用心,岂不是又在骗她姐妹俩出来偷偷卖掉的吗?”&1t;/p>

        &1t;/p>

        ‘耿侯爷’一时苦逼着脸说,停顿了片刻,突然干咳了一会,继而又喃喃自言自语道。“我为不是出力不讨好吗?今天我犯着谁了,碍着谁了?”&1t;/p>

        &1t;/p>

        看着‘耿侯爷’这一副沮丧的皮囊,还停留在懊恼之中,李秋生急忙走向前来紧紧地追问道。“那‘李金儿’可曾还有特别的交代?或者什么传言之类的。”&1t;/p>

        &1t;/p>

        ‘耿侯爷’当即想了一想,又用手摸索了一阵衣兜儿,突然开口说道。“李公子,你看我这老糊涂的记性,刚才因为急着回复公子果然忘了一件紧要的事儿。等一等,我这就找出来交转交给李公子。”&1t;/p>

        &1t;/p>

        说罢,‘耿侯爷’急忙往自己身上的衣兜里摸索了一阵,才从胸膛之下的衣兜里摸出一团折叠的纸张来。一边交给李秋生,一边颤抖地说道。&1t;/p>

        &1t;/p>

        “李公子,那‘李金儿’说了,如果想见她的人真的是她心中一直念想着的‘秋生哥’的话,那么她的‘秋生哥’一定能够猜得透这几张纸里面画的意义。如果不是她的心头牵挂的那个‘秋生哥’的话,那别人就永远没人能读懂她的心思了。”&1t;/p>

        &1t;/p>

        咦,想见美人颜,先过三道关。&1t;/p>

        &1t;/p>

  http://www.doulaidu.cc/xs/128290/582631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