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王爷闷骚:独爱小辣妃 > 第188章 您谦虚了

第188章 您谦虚了

        总之不管详细的过程如何,乔然与墨七两人算是平安回来了。

        待回到她们自己的院子之后,锦儿这才搂着自家小姐大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嘛。”乔然伸手轻拍着某个脸上还满是嫌弃的丫头,现在没人了,这眼泪就决堤。

        也跟了过来的宋可然见这样的锦儿,也令她也不由的想起了伞儿那丫头。

        “小姐,以后出去你可得长点心了,你是不知道奴婢适才在府外见到这般的你时,心都快要碎了!”小姐她这么多年都是老爷的心尖宝,何曾这般的狼狈过。

        见某人又有要没完没了的节奏了,乔然忙的伸手抓住她的双臂,“锦儿,旁的就先别说了,你要是疼你家小姐我,你就快点去备热水来。”她知道她担心她,但现在顶着这一身的烟味和鱼腥味,她反正是忍不下去。

        锦儿一听忙的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奴婢这就去给小姐备水。”然后小跑出了院子,冒冒失失的。

        “让然儿见笑了,这丫头急起来就这么冒失。”乔然浅笑道。

        “乔姐姐,我不仅一次的觉得,我们两个之间有一种莫名的缘分,真的是太相见恨晚了!”

        “碰巧,我家伞儿也是这般的性子。”宋可然不由的璨笑。

        乔然听罢点了点头,“那还真是缘分。”

        话音一落下,两人相视一笑。

        不一会,锦儿的手中提着一桶热水,她的伸后还跟着六个丫鬟,手里也各自的提了一桶热水。

        “那然儿我就先去沐浴了,你且先去忙吧。”她之前就听说了,然儿她之前的职位是王爷的护卫将军,现在虽然成了王妃,但这职位还是没被撤去。

        宋可然点了点头,“那我就先走了,乔姐姐你好好的休息。”语罢,向她挥了挥手,便走了。

        乔然回以一笑,也挥了挥手,心中不由的暗忖,等洗完澡了,还是得去看一下墨七,毕竟也勉强算是他救了她一命。

        至于为何说勉强?若说他们双双掉下那个悬崖,起因也是因为他,不过在他们掉下去的那个过程,她能感受到他在保护她。

        然后还伤了条腿,昨晚给他清理了一下伤口,应该是被凸起的石块刺了进去的。

        叹了一口起,便进屋沐浴去了。

        再说墨七所住的偏房这边。

        “没想到你这次开窍了?竟然会使用苦肉计了?”唐瑄手臂交叉于胸口,修长的身躯立在床榻前,满是悠闲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墨七。

        “……王爷,您就别打趣属下了,寻常的那些苦肉计都还骗人的,属下的这个……是付出了真实的代价的。”他这腿伤可是真的!

        唐瑄看了一眼那已包扎得完好的腿,又接着戏谑道:“现在好了,你这腿伤着了,可是可以养好些天了。”

        听主子这般说,墨七以为是主子要怪罪,便忙的道:“王爷您放心,这腿上没伤及骨头,养个三四天就好了。”不需要很长时间的。

        唐瑄听罢不由的罢了罢手,“本王给你十天的时间,若是不能真正的抱得美人归,那你以后就继续做个孤家寡人吧。”

        “属下遵命!”毫不犹豫的,斩钉截铁的回道。

        也就下墨七这话落下的那一刻,宋可然也正好推开了房门。

        “墨七这伤都还没好,怎么又给他分配任务了?”宋可然来的也不是很走心,也就只听到了墨七领命的声音。

        “属下参见王妃。”墨七想起来,但碍于腿被包扎得太好了,起不来,也就只好在床榻上抱拳行礼。

        宋可然点了点头,便走向唐瑄。

        唐瑄也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而后便牵住她的手,“本王是那种残酷的人吗?”

        而宋可然显然也不给面子,反问道:“不是吗?”

        “……”见人儿调皮的模样,唐瑄不由的无奈轻笑出声。

        而靠坐在床榻上的墨七也忍不住的笑出声了,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

        “好了,本王该说的也都说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扔下这么一句话便拉着宋可然走了。

        墨七默默的回以抱拳。

        而被强拉出来的宋可然很是不解的戳了戳男人的手臂:“怎么这么着急的拉我出来?是不是你们两个背着我在密谋什么?”

        将她的手包进自己的大手之中,柔声道:“爱妃,你当着本王的面担心另一个男人,你说本王的心里好受吗?”

        宋可然略有些无奈的又戳了戳男人结实的手臂,“啧,墨七他是你的忠心护卫,我只是表以关心的问候人家几句,你乱吃什么飞醋啊?”

        “反正我不管,然儿你这里,只可以关心我一个。”唐瑄伸手指了指她的心口,语气中带着一些霸道。

        见明显是在‘无理取闹’的男人,宋可然又是无语又是甜蜜的将男人的手拍开,“行行行,以后就只关心你,得了吧!”她以前怎么没现这厮这么爱闹了?

        不过她又觉得有些怪怪的,但就是不知道哪怪。

        也就在小两口日常的你侬我侬的时候,齐管家便禀报说羌芜国的大皇子前来拜访。

        “你快点放我下来啊。”宋可然轻推了几下抱着自己的男人。

        唐瑄抱着人沉默了一会,“陪本王一起去。”

        “你们男人之间的对话太无聊了,我去做什么啊?”只怕听带一半她就跟周公约会去了。

        而后唐瑄便放开了怀中的人,站起身整了整袍子上的褶皱。

        也就在宋可然异于他竟然这么爽快的放弃了之后,自己的手却被牵住,而后便听牵着自己的男人道:“你是本王的爱妃,是不容任何人窥探的。”

        唐瑄的这话说的,让宋可然是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王府会客主厅。

        已经等候了一会的柯世钦此时正在品着茶水,他旁边的书童却有些不耐烦了。

        “皇子,这瑄王的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主子都喝了好几杯的茶水了!

        柯世钦听罢眸色微凝,“牧清,休得胡说!我们是客,再着我们有求于人,等个一时半刻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见主子恼了,牧清忙的闭嘴,而后喏喏道:“皇子,奴才知错了。”他见主子这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便也就气不过。

        “牧清,这祸从口出这四个字你应该是听说过吧!你以后若是再在不当的场合放肆,就莫怪本王不能护你周全。”这牧清是自小就跟跟着他的,有些该清醒的话还是得说的。

        牧清见自己一时的程口舌之快竟让主子这般的闹心,顿心生愧疚,“皇子,奴才知晓了,日后定好好的管住自己的嘴。”

        柯世钦听罢点了点头,也算是‘放过’他了。

        “王爷……王妃……”候在主厅外的丫鬟小厮们行礼的声音。

        听到外面的动静,柯世钦不由的站了起身。

        只见迈步进来的两人是牵着手进来的,且两人的身上还穿着同色系的衣服,不得不是说,羡煞不少人。

        “小王参见瑄王爷,瑄王妃。”柯世钦拱手向两人行礼。

        “大皇子有礼了,快请坐。”唐瑄也拱手回以一礼,但整张脸还是一层不变的冷着。

        柯世钦站直了身,在看到站在唐瑄身边的宋可然时,眸色不由的微凝,但也只是一瞬而逝。

        这一个眼神也让唐瑄精准的捕抓到了,眸中不由的一冷,牵着人儿走上主位。

        “本王一向也就不是迂回的人,不知大皇子前来,所为何事?”这个柯世钦他是打了不少次的照面的,也算是点头之交。

        柯世钦看了一眼身旁的牧清,示意他先退下。对于牧清而言,他知道得越少,他就越安全。

        这一点牧清也还是清楚的,行了下礼,便退下了。

        也就在柯世钦看着坐在唐瑄身旁的宋可然时,唐瑄冷得慎人的声音就冒了出来:“这是本王的妻子,若是需要隐瞒,本王也就不会带她来了。”小子,把你的眼睛从我娘子的身上移开!唐瑄心中暗骂道。

        见唐瑄这般的信任宋可然,柯世钦这心里莫名的不是个滋味,但人家都觉得无事了,他若在坚持,怕也是多此一举。

        “那小王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想必王爷您也应该知道一些我国中的形势,君主整日不理政务,沉迷美色……”

        “这对羌芜国日后的展是极为不利的,故小王需要贵国的帮助。”他之所以选择前来找寻这个瑄王,是因为这整个景华国中,唯一清醒着的,便是唐瑄。

        唐瑄听罢不由的轻笑出声:“大皇子,你莫不是认知错了局势了吧。这里是离京都有几千里远的边城,而本王是最没权没事的,这个忙本王就算是心有余,那也是力不足。”

        “王爷您是谦虚了,有句俗语所得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但凡是一个有血气的男人,再收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内心没有丝毫的爆,他是不会信的。

        而柯世钦的这一句话倒是让唐瑄觉得有趣,“那么大皇子你,想让本王怎么帮你?”

  http://www.doulaidu.cc/xs/127025/583559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