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阴阳界之图影陌寒 > 第435章 外婆

第435章 外婆

        外婆抚养小外孙,死去之时外孙趴在桥上托着外婆度了阴阳河

        赵之有的出生就是他母亲的一场悲剧,他母亲二十岁嫁给他父亲,那是个不务正业的男人,吃喝嫖赌俱全,整天伸手冲着老婆要钱花,不给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那家的公婆也不拦着,反而大吵大嚷说嫁进来就是我们家的媳妇,你不干活还有脸哭?打出的媳妇揉出的面,管教好了才能消停

        他母亲柔弱,怀胎七八个月时,还要在街上摆摊位卖鞋垫袜子,大冬天手冻得开裂,回家照样要给公婆丈夫做饭洗衣,孩子生下来后还不到三个月,他母亲从楼上跳了下去,结束悲惨的一生。

        赵之有一岁多的时候,他父亲因为盗窃伤人被判了刑,亲爷爷奶奶将他用薄被包着,拍开了外婆家的门,将孩子塞到外婆怀里,说这是你家女儿生的“煞星”,克父克母,我们可养不了,你家要是不养,我就用枕头捂死他,省得拖累我们!

        赵之有的外婆看孩子冻得脸色青,瘦弱不堪,想起她的女儿不禁大哭起来,从此后赵之有就和外婆生活在一起,也将姓氏改了随着母亲的姓,一辈子没再见过名义上的父亲和爷爷奶奶。

        赵之有的外婆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年轻守寡,女儿好不容易长大了,却嫁到这么一户牲口人家,还跳楼丧了命,留下一点骨血,她咬牙将外孙拉扯长大,五十来岁的年纪就已经白苍苍,做着一份清洁工作,平日捡些瓶子报纸之类的,换了钱都给小之有买些肉食吃,她自己一口也舍不得吃。

        之有的童年贫苦,却不缺少外婆的疼爱,只是后来渐渐长大,他觉自己同别的孩子不一样,被顽童欺负了,他也满口的喊着爸爸妈妈,每次外婆都搂着他流泪,哄他说他的爸妈去了很远的地方上班,都是好人,让他乖乖长大,长大了爸妈就会回来看他了。。。。。。

        之有说他从记事起就常常做着同样一个梦,他以为人人的梦境都是如此,也没有告诉过别人:梦里他总是来到一处雾蒙蒙的地方,像是一条无边无际的大河,河面上却是不见有水,被一层厚厚的黑雾笼罩,河边上有两个桥墩,指向河对面的方向,却不见有桥面,那里也是有许多人,都哭丧着脸,一步步挪到两个桥墩的中间,有穿着黑衣服拿着乌刺铁鞭的人挥鞭赶着这些人过桥。

        之有说那些上桥的人都从桥墩中间过,可每个人走得桥都不相同,虽是同个方向,却是各有各的桥,说起来很是玄妙,像是无数条桥和人影重叠,却互不冲撞,一旦他做了这个梦,他就靠在桥墩旁边看人过桥,那黑衣守卫见了他也不说话,随他在那里看着。

        之有说他见过各种的人和各种的桥,有的人慢吞吞走过来,那黑衣守卫倒是迎上去恭着身子给指引方向,过的桥是玉质镶着宝石的平稳石桥,一路平平安安地过了去。有的人走得是中等桥,拱形木制的,虽然也平,只是窄细,还有些腐朽破烂的地方,走在上边的人提心吊胆,哭哭啼啼,边走边往回看,守卫不耐烦,扬鞭催着。还有一些人在河边磨磨蹭蹭不肯上桥,他们过的桥几乎没在河里的黑色雾气当中,看不见脚下,那些守卫的铁刺鞭子抽打在身上,带下一块块的血肉,赶着他们去过桥,那些人颤巍巍的上了桥,没走几步,就跌落在黑雾河里,再也没了影踪。。。。。。

        之有说他蹲在那里见的多了,渐渐摸出了规律来,那几个黑衣守卫有时也闲聊,不知是不是说给他听的:走上等石桥的,那可是三世积德的大善人,阎王爷也要带笑迎接,他们哪敢得罪?寻常人走的是木桥,能不能平安过去,也要看福德,福德不够的从桥上漏下去,那底下等着的可就是恶鬼分食。至于那些走最下层雾气桥的人,皆是大奸大恶之人,过这雾气桥就是鬼门关的第一步,纵使趟过去了,半身的血肉也要被河里的恶鬼剥蚀的干净,更有无数趟不过的,也成了河中恶鬼,永世泡在血海里煎熬!

        十几岁时,之有想通了他做的这些怪梦,这哪里是梦呀,分明是去了阴阳两界的鬼门关,所见的那些人都是人死后的鬼魂,那些黑衣服守卫就是鬼差。鬼差们见惯了之有的存在,有时候嘎嘎一笑,说你们瞧,这小子当了一千年的守桥差,好不容易得了机会投胎做人,他还记挂咱呢,没事就来瞧瞧!另一个就说,这也是魂魄所系,这是他第一次轮回,多少还记得,再过些年就把咱弟兄忘干净喽!

        之有说因为自小见惯了,每次进入这种梦中也不觉得害怕,只是冷眼看着那些鬼魂走上不归路,世上有多少的人,那里就有多少的魂,他都觉得同自己无甚干系。只有两次不同,一次是他从无数的鬼魂中见到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面貌丑陋狰狞,胸口头上都破着大洞,两只眼睛翻着白,被鬼差赶着上了底层雾气桥,之有仿佛跟男人有些关联,看得分外清楚,那中年男子的鬼魂到了雾气桥当中,被无数只漆黑鬼手拖着拽进了河水里,连叫声都没喊出来一句。那看守的鬼差特特提高了声音,说这个死鬼可是作恶多端,妻子父母皆不管,坑蒙偷抢害人无数,被仇家堵在巷口生生砸死了,白白为人一世,呸!说完还瞟了旁边的之有一样,之有心里砰砰跳,不知怎么就明白了这个男人和自己的关系,那是他的生父,也是外婆嘴里说的远方工作的“好人”!他虽神魂激荡,却没有眼泪,醒来后再也没去问过外婆,他父母的事情。

        还有一次是见到两个拖拽蹒跚的老头老太太,这次之有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有血脉鼓荡的感觉,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哭喊着被赶上桥,那个老头伸脖子看向老太太的桥,嘟囔着你的桥比我的看起来平坦些,你去走我那座!老太太不肯,两人在河边撕扯,鬼差嘻嘻看着作乐,那老头为了抢桥,将老太太挥手推进了河里,他也不去看,对着鬼差点头哈腰,捱蹭上了老太太的桥,哪知只迈出三步,那桥就凭空消失了,他也落进了河水里不见了。鬼差哼了两下,又是故意大声说:这对夫妻可是一辈子黑心哩,只顾自己不顾旁人,得了报应被车一起撞死了还不算,到了这里还互相抢桥,也不想想那各人做的孽各人担着,旁人的桥也是他能过的!

        那时之有已经十七八岁了,邻里闲话都传到他耳朵里,父母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只是放在心里不讲,对疼爱他的外婆更加孝顺,后来读书工作都不用外婆担心,他梦里进入阴阳界的次数也越来越少。等到他二十五岁结了婚,外婆也老了,不再出去捡破烂,在家里给他看着小女儿,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可只不过两三年的时间,之有又一次梦到了阴阳界的桥口,这一次远远走来的是白苍苍的老外婆,之有知道自己是在梦中,拉着外婆大哭起来,外婆摸着他头,说人老啦都有一死,能看他成家立业她已经很安慰了,让他不要伤心。

        之有拉着外婆的手不放,一直到了桥边上,他见到外婆要走的桥是那中等桥,他见多了桥上朽漏鬼魂落下去的事,说什么都要陪着外婆一起上桥。

        那几个鬼差互相看了看,只当做没瞧见他,催着老外婆快快走。之有扶着外婆一步一颤地上了桥,果然走上几步便有朽得吱嘎直叫的破木,之有心里不服,外婆一生良善,为何桥上仍有漏洞?可已在桥上何处论理!每当遇到这样的地方,之有便伏在桥面上,让外婆踩着他身子过去,一老一少如此平安过了桥,那一侧同样有鬼差指引,只容得老外婆摸摸之有的脸,对他笑了一笑,之有就被鬼鞭卷着甩到了空中,再醒来已经是在自己的床上了。。。。。。

        从那里以后,之有再也没有梦到过阴阳界,他知道也许是这世上同他有血脉关联的人已经都不在了,他看着妻子和女儿熟睡的脸庞,若是有一日她们也要过那桥,他还是会等在桥边用自己的身子送她们过去,为人一世,心中若无爱,岂不是猪狗不如?至于那落在河里的中年男人和老头老太,他再不多想,只希望善良的老外婆能在那世安稳快乐。。。。。。

        (本章完)

  http://www.doulaidu.cc/xs/125706/5831035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