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扫明 > 第二百零五章:融合 熟悉

第二百零五章:融合 熟悉

        拿着这份文书,王争看完后说道:

        “小翠,让他进来吧。”

        全卓已经在元帅府门外等候许久,今晨听见王争召见自己起初他还不信,因为往常无论是在哪,听见最多的便是王争这个名字。

        所有的登州营兵士都是明白,他们如今的生活与地位,全都靠这个人一手撑起来,全卓尽管从来没见过王争,但他却见过包括刑一刀、邵勇在内的很多军官。

        登州营的军官与大明其它地方官兵不同,全都是由军功升任提拔上来,尤其是像刑一刀、邵勇这种带兵的镇守将官,个个都有真本事。

        但即便是平日不苟言笑的刑一刀,一旦提起王争这个名字,面色立刻变得十分敬畏,明显是打心眼里佩服。

        这几年经历的事情也让全卓对王争更加好奇,再三确认后他才相信,当即是激动不已。

        早早的洗漱好,来到这元帅府门外等候,当他听见小翠的话后,本以为自己等了这么久会平静下来,但他看着元帅府的牌匾,心情却更忐忑了。

        全卓以往只是普通士兵,没见过副总兵这种高级军将,到了正堂门前立即停住脚步,高声的拜道:

        “卑职,马队全卓,参见将军!”

        “哦,是全卓啊——,进来吧。”

        等了一刻,正堂内传出一道慷锵有力的声音,全卓喊了声是,赶紧小心的进正堂,进去后来不及去找人,又是跪在地上拜道:

        “卑职,参见将军!”

        王争看了一眼这个人,微笑指了指一旁的座椅,道:

        “坐吧,从今以后你也是我登州营内的兄弟,自家人客气什么。”

        话虽是如此说,但王争毕竟身居高位,听闻甚至全歼过一支八百人的鞑子兵马。

        全卓又敬畏又害怕,虽然侧身坐在椅子上,但屁股却只沾了一点,身子绷的笔直,根本不敢放松。

        “全卓,徐参军对你评价甚高啊,在公文上说你有‘如虎之才’。”说到这里,王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有些紧张起来的全卓,继续道:“听闻你在考较中‘技压全场’,马术惊人,这些可都是真的?”

        全卓屁股还没坐热,立刻就是噗通跪在地上,叩道:“卑职惭愧....不知参军大人对卑职评价如此之高,这,这....”

        笑了笑,王争起身走到全卓面前将他拉起来,宽慰道:

        “本将早就说过,你不必如此紧张,这样吧!既然徐参军对你有如此高的评价,想必你也是有能力的,暂且让你担任马队的队官,挂职把总,如何?”

        全卓头都不敢抬,连连躬身抱拳道:

        “将军如此信任,卑职铭记不敢忘,此生,必当竭尽全力,以报将军知遇之恩!”

        哈哈一笑,王争用力拍拍他的肩膀,很是满意的道:

        “你要切记,这马队的队官本将这里人选很多,你只是‘暂且’担任,若表现的太过平庸——,你明白的。”

        全卓当然知道王争话里的意思,不过论起编训两百人的马队,他还是有这个自信能成,当下是胸有成竹的道:

        “将军放心,不将马队训出成绩,卑职绝不敢在这队官的职务上多呆一日!”

        面对全卓的信誓旦旦,王争倒没有太多明显的表现,只是微微一摆手表示知道了,淡淡说道:

        “好了,你先下去吧,其他事本将自会通知军议司办理。”

        “卑职告退。”

        全卓心下一松,这时候才有心思看一眼周围的布置,见王争背过身去,低头慢慢退出。

        等到全卓出去后,王争拿起桌案上的茶一饮而尽,微微点头。

        方才这全卓的表现倒还中肯,虽然对自己唯唯诺诺,但话语有力,总是透着一股自信,看样子应当是有才能的。

        不过即便是真有才能,全卓直接担任马队队官仍然让不少人眼红,这次王争只给他把总的职衔,也是考虑其他人的感受。

        毕竟全卓才刚刚进入登州营,寸功未立不说,且威望和资历都太低。

        八月里,王争仿制斧枪的命令下达到铁匠铺,登州营下辖的所有匠户全力开工打制,不出半月已经配到所有战兵的手上。

        最头疼的还是高亮,起初他对杰姆还是有抵触,但没办法,他根本对斧枪的事一窍不通,王争下的是死命令,必须要尽快完成斧枪的教习,所以在拖延几日后,高亮还是磨磨蹭蹭的去找杰姆。

        杰姆自打接了王争的命令后对这件事便十分上心,高亮去找他的时候,他房间里都是图纸,杰姆是个自来熟,见到高亮来了立刻就是拉着他滔滔不绝的讲起来。

        高亮渐渐被杰姆的热情感染,话也变得多了起来,听起来斧枪还真的是要比虎枪要好。

        既然要教习战兵,高亮就需要先在段时间内弄清楚斧枪的各种使用方法。

        不过斧枪与虎枪的使用方法大同小异,有经验的虎枪手学起来都很简单,高亮学起来自然更加容易,很快就掌握了要领。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高亮一方面约束军纪,另一方面为所有人做示范,杰姆则在队列中寻找动作做错的战兵,手把手帮他们板正。

        登州营军纪严明,这些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虎枪的刺杀技巧早已烂熟于心,虽然搞不懂为何要学这玩意,但没人有多余的想法,学就是了。

        斧枪的使用并不算复杂,这些老兵学起来自然飞快。

        时间久了,高亮觉得杰姆并没有印象中那么可恶,抛开文化差异不谈,斧枪教习能如此顺利还真多亏了他。

        高亮做得最多的只是约束军纪,往往遇到什么问题一般都是靠杰姆解决,两人渐渐熟络起来,看着杰姆说话和动作笨重的样子,高亮总是忍俊不禁。

        教习过程中,战兵们甚至感觉比往日操训还要轻松不少,因为如果对斧枪熟悉起来,也就是比虎枪多了几个招式。

        对于战兵们来说,斧枪和虎枪的区别无非就是头上多了一个小斧,可以劈砍也可以钩刺,拿着重了不少。

        除此之外,登州营的列阵方式根本没变,多了一种可用的兵器有什么不好。

  http://www.doulaidu.cc/xs/123390/5807547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