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天咒 > 第四百六十七章 邪佛

第四百六十七章 邪佛

        “佛像?”牧易有些惊讶,实难想象杜家会跟佛像牵扯到一起,实在是他没从杜家父子身上看到一点拜佛的诚心,而且他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佛像居然能关系到杜家的生死?

        如果那至宝只是一件值钱的东西,显然不值得杜钧如此着急,所以问题肯定还是出在那佛像身上。

        “实不相瞒,那尊佛像乃是一尊邪佛,是我母亲当年陪嫁之物,这东西有些神异,盯着看久了,能够蛊惑人心,据说这东西乃是前朝一个邪教祭祀之物,如果被人知道我家收藏这东西,后果不堪设想。”宋小山表情凝重的说道,毕竟私藏前朝邪物,如果被人告发,哪怕杜家家大业大也经不起这种折腾。

        杜小山在说着的时候,杜钧却紧张的四处张望,好在刚刚下人都被赶了出去,如今房间里只有牧易,以及他们父子两个。

        “邪佛?既然如此,那妙手空空是如何知道的?”牧易又问道。

        “妙手空空并不知道那东西是邪佛,只是知道我家里珍藏着一样至宝,所以才来盗走,不过现在他恐怕已经知道了。”杜钧满脸苦涩的说道,心中早已后悔不已,如果不是他自作聪明,或许也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结果。

        “能够蛊惑人心的邪佛吗?”牧易心中顿时多了些兴趣,原本只是想帮一帮杜小山,但现在,他是真的想见识一下那尊邪佛了,虽然他不是佛家中人,可身上也有琉璃金刚身这种佛家神功,所以从这方面而言,他跟佛家还是挺有缘分的。

        而那邪佛,不管多么邪恶,名字中也有一个佛字,而是一件被祭祀之物,肯定也有种种不凡之处,只是杜钧只是个普通人,并不能真正发现那东西的神妙,只能模糊的感觉到邪佛拥有蛊惑人心的能力。

        但这种东西到了牧易手中,价值立即就不一样了。

        “杜家主,还请去查查看如今府中少了谁?”牧易沉思了片刻说道。

        “少了谁?”杜钧一愣,不过他终究是个聪明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一边招呼杜小山陪着牧易,一边匆匆离去。

        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杜小山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然后看着牧易说道:“道长,我父亲其实并无恶意,只是那东西对我家而言实在太过重要,容不得半点闪失,还请道长不要见怪。”

        “无妨,人皆如此,也能理解。”牧易在一旁坐下,“刚刚听你说那东西是你母亲的陪嫁之物?不知你母亲现在?”

        “我娘刚刚生下我没多久就过世了,这么多年,是父亲一把手把我拉扯大。”杜小山说道,虽然之前对父亲种种不满,但从他为父亲解释,就能看出他内心中,还是很在意自己父亲的。

        “其实我对母亲没有任何印象,而且从小父亲就不愿意提起母亲,不过我能感觉得出,他还是很爱母亲的,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一直未娶,那邪佛对他而言,是母亲留下的唯一之物,只是那东西太邪,不能长时间盯着看,否则就会生出幻想,最终被吞噬了精气神,最轻也是大病一场。”杜小山说道。

        “邪佛可以吞噬精气神?你是听谁说起的?”牧易问道。

        “是我亲身经历,那是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因为贪玩,便把邪佛偷了出来,当晚上的时候,那邪佛中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告诉我,让我盯着邪佛看,然后我就入迷了,如果不是父亲来的及时,恐怕我就不是大病一场这么简单了,其后,父亲说我是被那邪佛吞噬了精气神,从那以后,父亲便禁止我靠近邪佛。”杜小山此刻说起来,脸上仍旧带着一丝心有余悸,显然,那邪佛在他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难道你父亲就从未跟你说过你母亲是怎么拥有的邪佛吗?还有你母亲的家人可还好?”牧易继续问道。

        “没有,而且我娘早就没有亲人了,按照我父亲所说,母亲当年便是一人,而且当时母亲的身体就有些不好,这才会在生下我之后死掉。”杜小山说完紧紧盯着牧易,他不是什么蠢人,牧易问这么多,他显然也想到了一些东西,只不过他却无法断定这一切的真实,所以只能希望牧易能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现在我也不敢确定,唯有见到那邪佛之后,才能知道真相。”牧易看了杜小山一眼说道。

        “道长,道长。”

        这时,杜钧从外面急匆匆的走进来,甚至因为着急,在过门槛的时候差点被绊倒。

        “爹,您小心。”杜小山立即迎了上去。

        “道长,果真如您所说,府中一名老资格下人不见了,搜遍他的住所,也没有任何发现。”杜钧挥手对着杜小山示意自己无碍,嘴中快速的说着。

        “果然如此。”牧易轻轻点头,见杜钧跟杜小山似有不解,牧易继续解释道:“之前我曾听过一个传闻,妙手空空之所以没人能够发现他,是因为他精擅易容,还有缩骨功,不管是扮大人还是小孩,都不会被人发现任何破绽,可谓是出神入化,所以至今,江湖上都没有人知道妙手空空真正长什么样。”

        “道长,您的意思是那妙手空空易容成我家下人,然后把那东西给偷走了?”杜钧瞪大眼睛,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世上居然有这种神奇的本事,如果真如牧易所说,偷了东西后只需换一个身份,那谁能找到他?

        “此事八九不离十,在你们戒备的时候,他实际上早就在府中了,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牧易说道。

        “可他已经逃了。”杜钧恨恨的说道。

        “逃了?你的人可曾亲眼看到他离开了?”牧易摇摇头说道。

        “道长,您是说他还没逃?”杜钧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既然他可以伪装成失踪的那名下人,为何就不能继续伪装成其他人?说不定此刻他就在府中某个角落看戏呢。”牧易说道,他知道像是妙手空空这种人多少会有些怪癖。

        有句话叫做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几乎是相同的道理,妙手空空在江湖上拥有这么大的名气,心中定然会有所骄傲,但是他又不能直接站出来告诉所有人,他就是妙手空空,这对他而言,就如同锦衣夜行。

        一个人如果长期如此压抑,定然会受不了,尤其是对于那种永远无法正大光明的人更是如此,所以他肯定有些恶趣味,他偷东西肯定不是因为缺钱,更多的是享受那种成功,既然不能露面,那如何享受这种成功?

        设身处地的想,牧易觉得如果换成是自己,在得手后,又拥有一手谁也发现不了的易容本事,最好的享受就是换一个身份,站在近处,看着被偷之人着急,看着对方兴师动众的去抓他,而他偏偏就在对方身边,那种满足,绝对不比偷东西差。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基于牧易自己的考虑,实际上,这种换位思考还是当初老道教他的,那个时候,老道经常让他装扮成别人,不但要彻底忘记自己原来的身份,还要全心全意的投入其中,让自己潜意识认为自己就是那个人。

        所以,刚刚牧易把自己代入妙手空空,然后根据他平时的风格却想象,一个提前把消息告诉别人,然后再去偷的人心理如何?一个偷走之后,还有留一张卡片,生怕别人不知道是自己的人,又在想什么?

        很快,牧易就得出一个结论,对方并未走远,甚至就在这座宅子中,正看着杜钧着急,看着众人却找他。

        “还在府中?我立即就让所有人集合,今天我就不信找不出他来。”杜钧说着就想要去召唤众人,脸上还挂着一丝恼怒,想他平日里做生意,可谓是从未有过打眼,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贼耍的团团转。

        尤其是一想到那偷东西之人此刻就在府中嘲笑他,杜钧便火冒三丈。

        “杜家主如果不想打草惊蛇的话,还是等一等。”这时,牧易的声音又传来,让杜钧疑惑的停下,满脸不解的看着牧易。

        “虽然那妙手空空可恶,但我相信杜家主应该更在乎那尊邪佛吧?”牧易说道。

        “不错,只要能找回邪佛,就算找不到那贼人,我也认了。”杜钧没有犹豫的说道,他心中虽然对妙手空空恨极,但跟身家性命相比,显然还是找回邪佛更重要一些。

        “正是如此,既然妙手空空还在府中,那么我猜测,邪佛也应该还在,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让其提前发觉,带着邪佛逃掉,不如先把邪佛找出来,然后再想办法抓住他。”牧易说道。

        “如此就麻烦道长了,只要道长吩咐,不管什么事情,我杜钧都不会立即照做。”杜钧保证道。

        “我需要一件长期跟邪佛靠近之物,最好能沾染上一些邪佛的气息的东西。”牧易说道。

        “盛放邪佛的盒子如何?之前那盒子因为有些大,无法放到洞中,我便把邪佛取出,只用布包裹,至于那盒子,还留在原来的位置。”杜钧急忙说道。

        “可以。”牧易点点头,只要有了这盒子,牧易便可以根据气息找到邪佛。

  http://www.doulaidu.cc/xs/120413/580754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