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巫术力量 > 第五百一十六章 海船上一

第五百一十六章 海船上一

        菲尔感知着怀表的动静,沉默地看着眼前的这片海域。

        怀表的来历有些诡异,他不知道当初但丁巫师是原本就持有的,还是从血色轮盘里召唤出来的。后来偶然的它就来到了菲尔身体里,并且再后来,展现出了它穿越世界的能力。

        这种能力至今仍旧让菲尔震撼不已,无数巫师追求了那么久的能力他十分轻易的就拥有了。

        只不过,他对此一直都有一种危机意识,而且当初的那次穿越世界的经历也告诉他实力太过弱小,穿越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好处。虽然那一次他因此而获得了一只松鼠,并利用它炼制了五彩石。只不过后来他实力越来越强之后,松鼠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但是菲尔一直留着它,至于它褪下的鳞片制成的手套则送给了拉雷尔和伊莱,这样他们就算菲尔不再身边也能够尝试炼制很多东西,并不单单只是五彩石。

        怀表在穿越一个世界后会进入休眠期,之后每隔一段时间都能够穿越一次,这个时间大概是半年左右,不过随着菲尔的实力增长,间隔时间也会缩短。当然了,菲尔一次都没有主动尝试穿越过。当初是因为实力太弱,现在却是对着怀表有些忌惮,毕竟当初但丁巫师也是因为它才身殒此地的。

        找到了曾经的航线,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顺着仙人球小精灵数据库里记录的信息回去就可以了。望着有可能是海的女儿号沉没的海域,菲尔没有尝试潜下去看看,行事一直比较稳妥的他一点也不想有什么意外的事情生。

        海船悄然地向着青云海外航行,在他们远离这片海域的时候,菲尔好像感知到什么,蓦然回头,正看到海的女儿号沉船的地方突然升起一片巨大的山脉,上千米高的山脉推开海水,形成数十米高的海浪,天空似乎也因为这道山脉而有些影响。菲尔可以感知到周围的水汽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天空之上就已经是阴云一片,不知酝酿着多大的一场雨。

        而这个时候,拿到山脉才缓缓向前蠕动,一会儿就消失在海面上了。

        “那、那个是?!”肩膀上,黑猫达芬奇吓得瑟瑟抖。

        “没什么。”

        菲尔转身走回船舱,那道山脉,只不过是青云海里,一条海兽的脊背而已。

        海船受到过菲尔的改造,所以航行度飞快,在蒲的操纵下,全航行,没有花多长的时间就重新进入了浓雾区。

        两天后,他们迅离开了青云正式进入到巫师世界之外的世界里。

        表面上看,这里和巫师世界的那一边没有什么不同,碧海蓝天,不时有海鸟飞过,猛地扎入水里,衔走一条海鱼。

        但实际上……

        达芬奇暴躁不安地在海船上走来走去,尽管已经过来了很多次,但是每一次,都会让他感到不舒服。

        匮乏的元素能量,贫瘠的世界,在这里,像巫师世界那边一样施展个火球术的话,大概只能够放出一朵小火苗。

        像他这样的,对周围环境十分敏感的,更是能够感知到其中的差别,换句话说,在这里,它的实力会比巫师世界那一边下降一大层,他的不安大都是来自这方面。

        看着那只衔走海鱼的海鸟,他的心情非常不好,右前肢深处利爪,朝着那个方向一挥。

        “唰!”

        一个巨大的黑爪闪过半空中,那只海鸟“嘎”了一声,顿时失去了行动能力,朝着海面摔了下去。

        只不过当它距离画面还有几米的距离时,又一只黑爪袭来,把它抓回到海船上。

        途中,一条海鱼弹跳了一下,从它的嘴里跳出来,回到海里,“扑通”一声,再也不见了踪影。

        而达芬奇则抓着那只海鸟的脖子,站起来,当锤子挥舞。

        “叫你从我眼前飞过!”

        “嘭!”

        “叫你抓鱼!”

        “啪”

        “叫你长得这么白!”

        ……

        不一会儿后,海鸟就已经变得奄奄一息了。

        达芬奇却还不满足,随意丢在一旁,扭头看向其他的海鸟。

        不一会儿后,这片海域上已经再也没有一只海鸟存在。

        这也怪不了他,在这艘海船上,简直还要比当初和主人在一起的时候还要沉闷,这么大的船总共也只有三个人而已,一个是实力强大的巫师,气息不明,但是偶然显露出来的动静就能够吓得他汗毛直立,还有一个只是一个小孩,但是却更加诡异,没有一个小孩是那么喜欢玩虫子的,也没有一个小孩才不到十岁的样子就拥有正式巫师实力的!

        至于剩下的一个,则要分成两半,半个是他自己,另外半个则是一株蒲萤草。

        如果是一般的蒲萤草,达芬奇还喜欢玩一玩,但是那一珠……还是算了吧。

        所以他只有玩鸟了,自从在青云海里看到那片“山脉”之后,他就觉得鱼一点也不好吃了,甚至他觉得不管是人类还是他们,都不应该拿鱼来做食物。

        相对的,还是鸟类比较好欺负。

        等菲尔从一个实验间隙走出来的时候,海船的甲板上已经堆满了一大堆奄奄一息的海鸟,随意地堆起来,残忍得难以直视。

        “我只听说过有人虐猫的,没听过有人虐鸟的。”

        “太无聊了,我总要找点事做。”

        达芬奇说,“当初和主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的。”

        “你是我的囚徒。”

        “对啊,所以呢?”

        菲尔无语,把目光转向那些海鸟:“这些海鸟……”

        “送你了!”

        “果然拥有古代物种血脉吗?”菲尔不理他,随意摄取一只海鸟拿到手上,红顶鸥鸟,这是这边的世界才有的海鸟,很想海鸥,但是头顶上有一块红色的肉瘤,所以得名。在资料库里有它的信息,不过并不完整。

        “当初我的主人只用了三天就提取了一点出来哦。”达芬奇炫耀道。

        半天后,菲尔拿着一只血红色的试管出来。

        达芬奇整个身体像水一样摊在甲板栏杆上,四肢垂下,看起来一点力气都没有:“半天……一点意思也没有了……”

        “来试试吧,让我看看反应。”菲尔笑着说。

        “没劲,好吧——诶,等等!”

        他昂起头看向海船的前方,菲尔也望了过去。

        远处的海平线上,一艘海船,正在疾行。

  http://www.doulaidu.cc/xs/115836/5807547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