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西游之白骨精日记 > 第一百零四章:五境斗将【二合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五境斗将【二合一章】

        “汝唤吾何事?”听闻召唤,紫气迅收缩,凝聚成一名头戴高冠的少年道人。

        “汝……吾……”白骨精嘴角抽搐了一下,对于这种复古的称谓总感觉十分别扭:“小道士,这里是哪儿,你叫什么名字?”

        “吾乃混元一气,没有名字。”道人摇头说:“这里也没有名字,不过方圆千万里之内,应该就只有你一位生灵,可谓生命禁区。”

        “混元一气,一气化鸿钧?”白骨精心中一动,若有所思地说:“小道士,我给你起一个名字吧,就叫鸿钧如何?”

        话音刚落,一大团天道功德从虚空中飞出,七成遁入了黄金柳树躯干之中,三成灌输进了鸿钧体内。

        “为鸿钧立名居然有这么多天道功德?”白骨精愣了,感觉自己现在随时可以化形而出。

        鸿钧也怔了怔,体会着自己身躯中更加磅礴的力量,眸光微闪:“有来有往是为道,吾也为汝起一个名字如何?”

        白骨精隐约间触碰到了一丝命运的轨迹,沉声道:“道友请开金口。”

        “汝乃黄金扬眉柳得道,大道至简,返璞归元,不若就叫做扬眉可好?”鸿钧真诚笑道。

        淡金色的天道功德再度降下,这次七成归了鸿钧,三成融入进黄金柳树之中。

        “仅仅是相互间取个名字而已,所获的功德便过了我在西游中的收获,天道你是在搞笑吗?”白骨精翻了翻白眼,心中情绪莫名。

        他总算是知道鸿钧和扬眉为何能成为道祖了,只要这份天道优待能够保持下去,甚么根骨天资气运命数,都可以丢到一边了。

        “道友如今应该能够化形而出了吧,可愿随我游历太古大6?”鸿钧脸上布满笑容,真诚邀请。

        白骨精迟疑了片刻,巨大的黄金柳树开始飞变小,不多时,便在光芒中化作一名同样年轻的道士。

        两道结伴而行,不觉间走出生命禁区,来到名为鸿蒙的大6中。在这片大6上面,万族林立,强者并出,太古魔神纵横天地。

        然而无论是鸿钧还是扬眉,都是第一代天命之主。天道给于的支持远比后世对三藏的支持要多,各种法宝,各种仙经,各种顿悟……不断靠拢向他们。

        短短万年之内,他们靠着天道的支持,逐渐成为鸿蒙中的最强者。然而也就是在此时,一直对他们付出的天道,开始索要回报了,要他们献祭整个鸿蒙大6,帮助天道进行晋升。

        这……即是天道第一次进化的开始。

        白骨精不知道当初扬眉是如何选择的,然而他自己虽然心黑手辣,杀人如麻,却无法对把命交给自己,将信任交给自己的朋友出手,故而他拒绝了天道请求。

        然对于天道来说,送你好处的时候你不拒绝,要你回报的时候你不出力,这本身就是大逆。天降灭世神雷,不断击打着白骨的身躯。

        万年来,白骨精的境界虽然早已脱了圣人,可是依旧无法抵抗灭世神雷。

        他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举目望去,却见鸿钧流着血泪,面容狰狞,如同疯魔一般屠戮太古魔神。

        “要死了吗?那也不应该死在这里。”当身躯上布满裂纹,鲜血不断流淌时,白骨精忽然怀念起在生命禁区中的日子。

        那一个人,孤单的,寂静的日子。

        “是时候回去了。”白骨精望了一眼一道道如同山脉一样的雷霆,走向来时的那条路,踩着来时的每一步,来到生命禁区的前面。

        天道好似出离愤怒了,连绵万里的乌云和雷霆消失不见,一束束光芒自九天上垂落,洞穿了扬眉的身躯。

        黄金柳树死在了禁区前,白骨精死在了光芒里。

        恍惚之间,眼前出现了一道柔和光芒,唤醒了白骨精沉睡的神魂。

        “这是哪里?”视野渐渐清晰,他现自己正坐在一个蒲团上面,身前立着一块玉床,玉床上面端坐着一名老者。

        “道祖扬眉,九霄宫,讲道……”深埋在脑海中的记忆逐渐复苏,白骨精忽然感觉脸上有些凉意,伸手摸了摸,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泪流满面。

        “可有收获。”扬眉收回目光,待到所有人都清醒后,淡淡问道。

        “那是什么,梦境,我的一生?”白骨精抹去了脸上的泪痕,肃穆问道。

        “那是介于真实和梦境间的世界,你是扬眉,却不是我。你得到的,都是你的,失去的,也是你的。从头到尾,你就是你。”扬眉说道。

        “没太明白你的意思。”白骨精皱眉说道。

        “简单点说,就是我在我的宇宙之中重演了太古时期的环境,你们每个人,都以扬眉的身份过完了一生。这里说的一生,包含着人生中的每一个分叉路口,你们在不同的分叉路口上做出了不同的选择,所以每个人的结局也不尽相同。此外,你们在那片空间里达到了什么境界,就拥有了相应的体悟和经验,这才是最宝贵的东西。”扬眉说道。

        白骨精静默了下来,通过作为黄金柳树的一生,他确实看到了圣道,从准圣到圣人之间的瓶颈,已经不再坚不可破。

        这种结果令他震怖,甚至有些慌乱。

        毕竟他如今成为准圣还没百天,就因为一次讲道看到了圣道,这是何等的夸张?反观之,那些被困在准圣境界无数元会的洪荒大神,又算什么?

        “道祖授道的手段令人叹为观止,至于成效更是让人震撼。”白骨精扭头望了一眼惊悸神色未曾散去的诸位准圣,微叹说道。

        扬眉轻轻一笑,并不居功:“我的道讲完了,接下来就将时间交给阿弥陀佛吧。”

        说话间,他的身躯化作流光逸散,一名面容平凡,衣着平凡的老僧,取代了他的位置,坐在玉床中间。

        作为小乘佛门的创始人,阿弥陀佛的道行是有的,不过和恐怖的扬眉比起来,讲道的水平就好似从割喉烈酒变成了柔和清茶,令人受益是肯定的,却无法再让人震撼……包括当他讲完之后,压轴上场的须菩提也是一样,纵然能令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也难以达到扬眉的高度。

        “鸿钧,你我之间相斗了无数元会,好像还真没有比斗过讲道能力,如今适逢其会,你可敢与我赌斗一番?”当须菩提讲完大道之后,闲的无趣的扬眉决定搞事情,隔空传音。

        那鸿钧也不是一个怕事的人,更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自尊心,朗声回应:“赌什么,赌注几何?”

        “你我各自从听道的修士中挑选地仙一人,天仙一人,大罗一人,天尊一人,准圣一人,进行五境大比。谁选出来的人能够盖压对方所有的同境仙神,即为胜者。至于说赌注嘛,五件先天至宝如何?”扬眉笑道。

        “那你就等着献宝吧。”此际,紫霄宫的大门缓缓开启,霞光闪耀,鸿钧带领着数万名仙神脚踏虚空,来到两座道宫的中心位置。

        “狂妄。”扬眉冷哼一声,显化在九霄宫内,对着万仙开口:“众仙听令,随我去大败紫霄道门!”

        白骨精施施然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抬目时,视线就对上了扬眉饱含深意的目光。

        好吧,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从他这里得到了大好处,白骨精并不介意帮他涨涨脸面。

        至于说这会不会折了鸿钧的面子,管他呢,白骨精从未想过左右逢源。

        脚踏两只船,会死人的。

        跟随在扬眉后面,同样来到了两座道宫中间,白骨精现对方阵营中的熟人特别多,有点本事和名望的神圣几乎全在里面。

        “从地仙境界开始吧。”地仙境界虽然进不了九霄宫,但是这些人一直在道宫外守着,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这也方便了扬眉的挑选。

        “就你了,身穿淡青色长衫,背负长剑的小子。”双方对峙之中,扬眉伸手指向藏匿在人群中的一道身影。

        此人面容普通,衣着普通,气势在地仙之中差不多算是垫底的状态。甚至浑身上下都找不出来丁点出彩的地方,令九霄宫一脉的众多地仙们都感觉不服。

        “他身上的气息,有点熟悉啊!”表现如此普通的一个人,隐藏在人群之中自然无人觉,但是当扬眉将他点出来之后,白骨精眉头一挑,开了天眼望向对方。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当他的目光穿透了层层伪装,看到了那熟悉的面容,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真诚微笑。

        哪怕伪装了身份,这家伙出现在九霄一脉而不是紫霄一脉,就说明他很在乎和自己的情谊。毕竟他的师傅,师祖,如今都在紫霄一脉之中呢。

        “任寿,你怎么会出现在九霄阵营内,还不赶紧给我过来。”紫霄宫万仙中,一名身穿苍青道装,手持古朴长剑的中年道人,且惊且怒地望着其貌不扬的男子。

        被人一口叫破了身份,男子苦笑,摇身一变,化作了任寿模样,对着中年道人鞠躬道:“寿,拜见师尊。”

        樗散子余道人额头上面布满了冷汗,厉声说道:“道祖讲道,你跑到九霄宫一脉作甚?”

        任寿苦笑道:“弟子也是有苦衷的。”

        “贫道不管你有什么苦衷,马上给我滚过来,否则的话,便将你逐出师门,废了修为,以免你误入魔途。”余道人喝声说道。

        “误入魔途?老道士你这意思是说,扬眉道祖是魔头?”眼见性格宽厚的任寿被骂的说不出话来,白骨精脸上挂起冷笑,挺身为任寿解围。

        他向来是护短的,任寿既然选择了信任他,那么他就会担起这份信任,为对方撑起一片天空。

        谁敢欺负他的朋友,他可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必定要其付出惨痛代价。

        果然,黑了心的白骨精成功拨撩起扬眉的怒火,道祖一眼望了过去,一抹刀锋划过,虚空都被斩开了。

        生死悬于一,余道人想逃,然而扬眉的目光就如同神山一般,镇压了他的身躯,令他想要动一根手指头都十分困难。

        “噗!”刀锋切断了余道人的脖子,却没能灭杀掉对方的神魂……鸿钧终于出手了,保住了他的性命。

        “鸿钧,是你告诉你的这些徒子徒孙说,我九霄一脉是邪魔?”扬眉冷哼说道。

        “我没这么说。”鸿钧摇头说道:“不过余道人的出点也是为了任寿好,罪不至死。”

        “算了,给你这个面子便是。”扬眉深望了他一眼,高声说:“我九霄一脉就派任寿出战地仙局,谁人应战?”

        “任寿,你当真要代表九霄出战?”紫霄万仙中,显佑真君沉声说道。

        这显佑真君乃是纯正的道门天师,是余道人的师尊,也就是说,名义上他为任寿的师祖。

        师祖开口了,任寿这老实孩子顿时有些压力山大。

        “打一架而已,磨磨唧唧的凑篇幅啊!”白骨精将任寿拉到身后,以自己的身躯挡住了两人目光:“显佑真君,有胆跟我打一场。”

        显佑真君摇头道:“大圣已是准圣之尊,取我性命易如反掌。小神之所以出口,并非要为难任寿,而是不想看着他受到胁迫。”

        白骨精目光微讶,也不去深究他这话说的是真是假,看待他的目光确实是好了很多:“话说的还算圆满,以后就不找你麻烦了。此外,我要借此对三界群仙说一句,蜀山是我和任寿的产业,而任寿是我少有的至交好友之一,谁若是想找他麻烦,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三界神圣们寂静无声,没有人去秀智商质疑白骨的宣言。如今哪怕不算扬眉,甚至不算须菩提,她都可以称得上一方枭雄,她的威胁,就连圣人都无法无视。

        “这才过去了几十年啊,她居然已经成长到了这种程度吗?”任寿傻傻地望着白骨精姣好背影,一时间情绪复杂了起来,有惊讶,有兴奋,有失落,有羡慕……不过那种被在乎,被保护的温暖感是肿么回事?

        虽然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好像真的不讨厌这种感觉……

        【感谢落雨~飘零大佬的五千赏,谢谢。求订阅,求保养。另:这两章合一起了,不分章了,麻烦。】

  http://www.doulaidu.cc/xs/109013/5807547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c。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c